最新网址:.

此刻正是中央星衡五区的晚餐时间,衡五区的星民们有的图方便吃一支顶饱的营养液就搞定了,有的在用烹饪宝做晚餐,星网上买的食材,不用洗就放入锅中,按步骤放入所需调味料,然后选择烹饪方式,开始傻瓜炖。

等候时登录星网打发时间,刚好看到星宇二公子的投屏。

“噗……”

“星宇家又在学长公主在旮旯星的美食了吗?”

“这次成功了?”

“看二公子吃得这么欢,想来是成功了!”

“我也好想尝尝!二公子,教教我们怎么做的呗!”

“这鱼就是三味鱼,剥皮去骨就不认识了?至于这蘸料嘛……”

鬼知道怎么调的。

星宇二公子实在答不上来,硬着头皮去问他爹。

齐奎斜睨他一眼:“你忘了?试做成功的美食,等你长姐回来,给她过目后,要以她的名义送往星系食品研究站,立这方面项目的。你什么都公布出去了,还立个屁项目!”

追求自由的少女日系写真

“……”

他差点给忘了!这是老头子给他布置的任务!

于是假装神秘地答复网友:“怎么做的不能说,厨神都是有秘密的!”

网友们乐了,集体嘘他。

齐辉怒:“有本事以后别买这款蘸汁!”

“蘸汁息怒!求二公子!……呃,错了,是二公子息怒,求蘸汁!”

“……”

打那之后,联邦星系掀起了一股生鱼片之风。

昔日遍布联邦市场却不怎么畅销、经常被忘在角落无人光顾的三味鱼,现如今摇身一跃成了提前预定也未必能抢购到的明星鱼。前一眼还看到有货,下一眼就售罄了。

没抢到的郁闷、失落,仿佛错过的不是鱼肉,而是天上地下独一份的极致美食。

抢购到的好比中了大奖,直播去皮、直播去骨、直播切片。

可没有蘸汁怎么破?——参考星宇二公子投屏时截取的蘸汁模样,从森木星采购来各种能做调味品的绿色食材,捣鼓出了起码上百种不同口感的蘸汁。有怪得难以形容的,有辣得人呛鼻流泪的,有苦得人怀疑人生的……

几乎民都在调试生猛三味鱼片的最佳搭配蘸汁。

海蓝星和森木星,一个三味鱼脱销,一个绿色食材的订单已经排到了明年。

两个星的管理大使虽然有些捉急——继续热销下去,明显供不应求啊!

但给各自管辖星添了一项联邦有名的畅销货又让人欢喜。

齐奎见状,好不得意。

“森木星和海蓝星应该感谢我!没我,三味鱼的价格能涨到这么高仍然脱销?森木星的绿色食材能卖这么火爆?泺泺回来,一准夸我。这么多人,外加这么多机器人,就我调出了口感最好的生鱼肉蘸汁。”

安夫人笑着附和:“是!您最厉害!”

“那可不!”

“……”

她总算知道小儿子的自信源自哪里了。

……

再说徐随珠,潇洒了半个月,回来忙成了狗。

走之前尽管和林玉娟换了课,提前把属于她的课时都上完了,但原定每周一节、专给高三学生总结归纳当周知识点和语法的年级大课还没上,得补起来吧?

行政事务方面,迟校长前几天去县里开会,拿回来一份省厅下发的文件,其实是业内权威的《教育与经济》杂志向省厅约一篇与民办学校相关的文章,省厅觉得与其瞎写应付,倒不如派到各所民办学校,让民办学校自己提交一篇相关文稿,就当是本年度的硬性任务。

迟校长琢磨着这是要刊登到《教育与经济》杂志上的,虽说是上头派下来的硬性任务,但对自己学校来说,何尝不是个宣传机会?于是等徐随珠一回来,就找她商量来了。

这么一来,既要备课、上课,还要写文章,周末得给王永杰等福聚岛管理人员开年会,得和小刘就学生宿舍管理、新公寓建造、物业公司筹备开碰头会……忙得早出晚归,如海绵一样挤干了一天中所有的闲暇时间都显得有些不够用。

陆驰骁看她忙起来顾不上吃饭,早上基本都是陪她吃完再去上班,偶尔要去外地开会需要早起,就让母上盯着,总之务必要让她吃完再去上班,否则就算提了早饭出门,到学校后也可能一忙二忙地让早饭冷掉了;

中午让俩孩子盯着,务必拉了她一起去食堂吃;

晚上这几天基本都是他先到家,见孩子妈还没从学校回来,让家里人开饭不用等,他拿保温桶打包两份饭菜,提到学校和她一块儿吃。

末了忙到十一二点才睡,睡前还会被包子爹喂一杯麦片粥或是新鲜煮的小馄饨之类的,生怕她饿着入睡。

以至于半个月下来,连林玉娟都觉察出她胖了一圈。

“不是吧?”徐随珠欲哭无泪,“忙到天昏地暗,居然还胖了?这不科学!”

“你男人天天拿养猪的模式在喂你,不胖才不科学!”林玉娟和夏明丽两个没课就在她办公室里插科打诨。

谁让她这里绿植多、零嘴多、有趣的小玩意儿也多。

徐随珠掐了掐自个的腰身,感觉确实粗了一些,她就说,睡前那顿不能吃,吃了保管长肉。

可包子爹怎么说来着?

——“一天三顿间隔基本都是四到五个钟头,你晚饭是五点半吃的,十二点睡要是不吃东西,胃里空落落的多难受?要么十点之前睡,要么听我的,喝点稀的垫垫肚子。”

她真是信了他的邪!

看似普普通通一碗燕麦粥或是小馄饨,直到有一次无意中听厨娘说“今晚的小馄饨仍旧捏鱼翅馅儿的吗?那得泡发一些了”,才知道这货天天给她喝的都是好料——燕麦粥里掺了燕窝,小馄饨里塞的馅儿混了鱼翅……

难怪小肚子都喝出来了,太补了吧!

“我算是看出来了,咱们的男人,还数骁哥最疼老婆。”林玉娟总结了一句,完了幽幽看徐随珠一眼,“你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再说我打你了哦!”

夏明丽抿嘴笑着起哄:“就是!多少人羡慕都羡慕不来,你还抱怨!该打!”

:。: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