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

金利年指了指妹妹,这一刻真的有股想把他妹扔海里的冲动。

金莉萍眼泪汪汪一脸无辜:“哥,这次不能怪我,是她先扇我巴掌的!”

“咋不说清楚我为什么扇巴掌?”和她撕逼的组员气红了脸,“金主任,求您给我评评理,我是离婚了没错,但这碍着谁了吗?这难道也是罪吗?我从头到尾没说她一句话,却被她指着鼻子骂下堂妇,骂我活该,还说拢不住男人是我自己没用,关小三什么事……”

“金主任,事情是这样的……”其他几个女组员彼此看了一眼,小声解释,“我们就是讨论了几句琼瑶,骂了几句书里的女主角,金莉萍就冲进来了……”

“们刚才可不是这样说的!”金莉萍跳起来指着她们骂,“们把我也骂进去了!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在门外听了好一会儿,别想耍赖!”

“那我们也没说错呀!”素来看不惯金莉萍的组员B豁出去地说,“明知道陆所长结婚了,还三番五次地去纠缠他,看到陆所长爱人,还故意挑衅,这跟书里小三一样的女主角有差别吗?做了就别怕人说!”

“……”

双方又开始吵起来。

金利年一个头两个大,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妹妹?

陆驰骁牵着孩子妈进来的时候,架是被拉开了,但依然吵得不可开交。

漂亮女生俏皮可爱园游会

陆大佬沉着脸,冷眼一扫,现场安静如鸡。

“需要我重申一遍督导组的任务职责吗?”

“……”

陆驰骁冷厉的眼神扫了在场众人一眼:“照理说,金组长在这里,又是们内部人员打架,我完全可以不插手不介入。但恕我多嘴,这艘船是我们海洋所费时半年才申请下来的固定资产,我担心们打架斗殴时碰坏了船上的东西,有些零部件不是赔钱就能配得到的。所以,接下来的行程,如果各位无法保证能控制住自己的手和脚,那么,回去还来得及!半天、一天的行程,我还耽搁得起!麻烦金组长考虑下,看要不要回去换一批人过来?”

“……”

金利年这个督导组组长,此刻犹如被架在火上烤。

他似乎明白了——

为什么一介小小的地方所所长,自入职至今,没有一年不站上年会舞台代表地方所讲话;为什么领导高层一而再、再而三地想要把他调去总部……

以前他总觉得是运气好:先是发现了沉船,后又发现了油田,任谁立下这么大两桩功劳都会受重用、被提拔吧?

时至今日,不,确切地说是刚刚,才幡然意识道:陆所长从诸多地方所长中脱颖而出,凭借的从来都不是运气,而是实实在在在的能力!

这一刻,他服了!心服口服!

也难怪陆所长这么不客气,连他都觉得自己的队伍像个乌合之众,太特么糟心了!最糟心的数他妹妹。

可如果真的返航换另一批人来,那眼前这批人短时间想要晋升肯定没指望了。不论原因如何,毕竟被贴了“退货”标签,试问谁会喜欢?

金利年自然是要替组员说好话了,同时拼命朝几位祸从口出的女同事使眼色。

好在坐上科长位子的都不是蠢人,利弊得失一衡量,不用他催,就做出了有利己方的决定,纷纷向陆驰骁保证:绝对不会再吵架撕逼!一定保护好船上的每一件公共物品。

陆驰骁没再说什么,挥挥手,让小周拿了叠复写纸过来,让他们写下保证书,一式两份,各执一份。

大佬出马,一个顶俩。

干脆利落地解决了这桩闹心事,午休也结束了,他得回指挥室工作。

眼神询问孩子妈:回客房还是去他专用的休息室?

徐随珠想了想,还是决定回客房。

休息室是给指挥官用的,她一个家属跟去干什么?万一被有心人几下碎嘴,回头再贴一张“沉迷女

色、无心工作”的标签,包子爹的英名岂不是毁了?

孩子妈执意不肯跟他一起,陆驰骁只好作罢。

“那去房间休息,我这边结束了就回去。”

“嗯。”徐随珠朝他挥挥爪子,打算回客房。

“小徐。”李秀娥喊住她,笑吟吟地邀请,“下午有什么安排吗?我问食堂买了点肉,我自己带了酸菜、面粉、擀面杖,待会一起包饺子怎么样?”

李秀娥虽然在海城生活了不少年,但还是保留着小时候的饮食习惯——喜欢吃饺子、馒头等面食。

徐随珠以为自己算另类的,仗着有包裹格,带了那么多吃的用的,没想到金利年的媳妇比她更狠,直接扛了包二十斤的面粉上船。大概是想着旅途漫漫、路上无聊,自己捣鼓面点既能打发时间、还省钱。

至于为什么邀请自己…

…徐随珠心下了然:怕是为了她那小姑子。

但不管怎么说,人家毕竟是督导组的组长夫人,笑容可掬地主动邀请,自己总不能冷淡回绝,稍一考虑,笑着应下了李秀娥的邀约:

“好啊,有一阵子没吃饺子了,挺想念的。我那儿有紫菜、虾皮、榨菜丝,可以冲汤配饺子吃。”

李秀娥高兴地说:“行!那我三点光景去喊,我们去餐厅包,包完直接煮了。到那会儿陆所长他们应该忙完了,咱们一块儿吃!”

这是她想出来的迂回道歉法。

看得出来,陆所长两夫妻感情很好,如果和他夫人打好了交道,那么相信陆所长不会不给他们面子。

等坐下来一块儿吃了,让小姑子郑重其事地向两夫妻道个歉,这事不就过去了吗?

当然,李秀娥担心的才不是小姑子,她担心的是自己男人屁股底下那把交椅。

小姑子惹的祸,她都记在小本本上呢。回去她婆婆要是敢叽叽歪歪、嫌她没照顾好小姑子,就把这笔账甩出来给婆婆看。

也就金家的人把小姑子当成宝,外头谁喜欢小姑子这类型的?倒不是说她长得丑,而是这性格实在太糟糕,将来谁娶她谁倒霉!

幸好只是小姑子、不是亲妹子,要不还得操心她将来嫁不嫁的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