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擎王爷,本宫知道你实力很强,又不受礼法所限制,你若想对本宫如何,本宫一个弱女子无法反抗,这个自宫认了。”

“可擎王爷你这么做,难道就不怕外头的人说你的不是?”皇后摆出一脸认命,但又让人觉得她并非真的认命,而是出无力抵抗。

“皇后,这么多年,你何时见本王在乎过名声。”左擎宇的声音中带浓浓的嘲讽,在凤澜国如果规矩可以管得了他的,那他就不是左擎宇了。

听着左擎宇这番话,皇后瞬间明白,在对方面前谈律法,根本就是白搭,看来今天自己怕是在劫难逃,但愿皇上能够法外开恩,饶她一死!“两国会武上一战,凤澜、甚至天下皆知王爷的厉害,王爷若是要杀本宫,恐怕本宫是难逃一死,既然如此,那本宫就与你们拼了。”皇后语速越来越快,在左擎宇等人还未做出反应之时突然拔下一只玉

钗直接挟持离她最近的凤澜皇。

看到皇帝被扶持,太后吓得连忙站了起来:“皇后,你要干什么,快放开皇上。”

“放了皇上?太后,我若放了皇上,你们可曾想过会放了我?”皇后脸色变得狰狞起来。

反正事情已经败露了,她是不可能再当这个皇后了,现在最重要的是保命,只有保住了性命,自己才有东山再起的可能。

被皇后挟持,凤澜皇脸色大变:“皇后,放开朕,朕可以看在靖儿的份上重新发落,不要做傻事。”

“重新发落,皇上,你说得倒好听,当皇后这么多年,你对我还有几分真情,别以我人不知道,你虽然封靖儿当太子,但你从来就没有想过传位于靖儿。”皇后咆哮道。

看着皇后竟然挟持皇上,司徒婉眉头微微凝了凝:“夫君,要不要?”

“让她把事情有交代一下。”左擎宇低声喃喃。

这般唯美烂漫花语

对于左擎宇来说,皇后的挟持,他分分妙妙都能将皇兄救出来,只不过他想知道皇后到最后还想说些什么。

听着左擎宇的话,司徒婉才将一支刚握在掌心里的小银钗藏好。

“皇后,事情都到这个地步了,你就把实情跟太后和我皇兄说说吧,这么多年你在皇宫里里外外做了多少好事。”左擎宇语气中带着几分玩味。

“本宫做的事情太多,算不清楚了,不过最让本宫意外的是擎王爷你竟然有这么强的修为,难怪本宫用尽各种办法都杀不了你。”皇后眼神生冷。

“皇后,本王很好奇,你跟百战皇是何关系?”左擎宇面色平静。

这些年,他曾派过三批人去调查过百战皇和皇后的事情,结果派出去的人却一个也没有回来,这让他让意外,如今掩发皇后,他正好可以将自己的疑惑解开。

“原来那三批人是擎王爷你派去的,难怪一个个都这么厉害,我就说嘛,就凭皇上这鱼木脑子,怎么可能会想到我与百战皇有瓜葛。”

“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在背后做的,擎王爷,如果你当皇帝,凤澜国还有什么人敢打凤澜的主意,真是可惜!”皇后脸上浮现一丝嘲讽。

听着皇后这番话,凤澜皇顿时觉得惭愧无比,虽然自己是当皇帝,但是在背后做得最多的还是九弟!

百战皇就是当年攻打凤澜,险些将凤澜颠覆的百战国国君,没想到自己身边的皇后竟然是百战皇的人。

“本王再厉害,还不是被你们的人给察觉了。皇后,现在是不是该告诉本王你和百战皇的关系了?”左擎宇不紧不慢的问。

“我是百战皇的妹妹,我潜入凤澜的目的自然是要暗中破坏,只是我们没有想到,擎王爷不仅实力强横,更是智谋过人。”

“这六年里,我们先后进行过四次行动,结果每一次都被你给识破了,然而,我做这么多事情,皇上这个酒囊饭袋却一点也不知情!”皇后嘲讽道。

皇后这一番嘲讽,皇上顿时觉得尊严被无数次的践踏,内心的杀意也随众涌现,脸色黑得吓人。

对面的太后也是面色难看,她做梦也没要想到自己当年拒绝那么多优秀的女子不让她们进宫,自己亲自给儿子选后,结果竟然选到一个敌国国君的妹妹。

这是她这辈子做得最大的一件错事,如果不是当年她一意孤行选这个皇后,倘若换成那几位中的任何一位都不会有如今的局面。想到这些,太后也觉得自己对不起皇上,对不起整个凤澜。

“原来如此,这么说,左靖其实不是姓左,而是姓百战,对吧?”左擎宇面色平静。

虽然他不怎么理会皇兄的那些孩子,但是每一次看左靖的时候总觉得他跟自己的皇兄没有半点相像的地方,倒是与那百战皇有几分神似。

“原来所有的事情都瞒不过你,能败在你的手里,我心服口服,难怪我皇兄说你才是凤澜国最强大的敌人,只要杀了你,凤澜不足为虑,果真如此他所言!”皇后满脸震撼。

左擎宇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厉害得多,有他在,百战国永远也没有机会。

听着皇后这一段话,皇上和太后再一次震惊,没想左靖竟然不是皇上和皇后的孩子,他们封了这么多年的太子竟然不是皇上亲生的,这无疑是世间最大的笑话。

这也让凤澜皇和太后丢尽颜面!

“不过擎王爷,虽然我被你发现了,但是其他人在我来长寿宫的时候已经撤离了,你想将我们一打尽,恐怕要失望了。”皇后脸上浮现一丝胜利的笑意。

虽然她没能逃过这一劫,但是在选择进入凤澜的时候她就知道会有今天。就算是她失败了,至少还能保住她的侄儿。“是吗?你以为本王选择今日揭发你,难道就没有准备?我知道你还在暗中留着一位灵王保护你那侄儿撤离,不过你真以为本王会没有任何准备?”左擎宇望着有些得意的皇后,脸上浮现一抹让人心颤的笑

容。听着左擎宇和皇后的话,司徒婉才明白,原来自己的夫君竟然暗中替凤澜国做了这么多事,看来为了离开凤澜,夫君将这些计划提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