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月琪和于娜听到周围的话,这次脸上没有什么担心而是对方凡信心十足。

“你很能装。”方凡看找这周破天,由心而发道。

“装?什么是装?昨天欺负我小妹南明青雪,是不是很爽?你都知道南宫青雪是我们两兄弟的小妹,你还敢那样欺负。

还敢把他的枪打碎,那是不给我们俩兄弟面子,今天我也不杀你,但你得趴在床上一年,断四肢吧。”周破天依然淡淡笑道。

连说把方凡的打趴在床上一年,断四肢都说得那么风轻云淡,让人感觉沐浴春风。

这让凡城这些强者,脸色更加大变,因为一般有自信的能才敢说这样的话,不然那敢说这样狂妄的话,如果说了,恐怕被别人早就打死了。

方凡听到这句话眼睛一眯,淡笑道:“看你有没有那本事了。”

“本事肯定有的,只是这里太小,放不开手脚,我们在上面解决吧。”周破天笑呵呵道。

说完纵身一跃就上了高空,方凡迅速跟上。

四周的强者只有用神念观察,罗月琪和于娜刚好可以看到,两人的神念一直放在那个战场,紧握着手。

“主母,你们放心,主人绝对不会有事。”方阴和方阳立马劝道。

罗月琪和于娜一听两人的话,手也放开,整个人在认真观看这场打斗。

版妖半纯真都市女生

方凡一刚飞上高空,还没站稳,一道刀芒就劈了过来,这道刀芒没有半点气息和征兆出现在方凡的面前。

方凡的脸色平静如水,并没有因为这道刀芒的出现而显得慌乱和变色还有惊讶。

似乎早已知道这道刀芒会劈来,手的剑出现很快,刺出更加快,然后方凡迅速暴退,完美的躲过这一刀。

他知道没完,所有没有任何停留一剑天刺出,一剑天,天可破,伶俐而有迅速,无穷的剑气迅速聚拢。

四周的剑也开始抖动,似乎都要出鞘,然后刺向周破天,周破天在方凡轻松躲过第一刀并没有什么意外。

如果第一刀都躲不过的话,那真的就没什么值得他们在意了,这人太垃圾了,根本不值得他们出手。

接着他迅速劈出了第二刀,这一刀,刀芒上的刀势有股天地之威,天地刀。

这是目前周破天最强的一刀,既然接过了他的第一刀,那么第二刀就不会再留手。

如果第二刀解决不了,那就用尽力出第三刀。

他刚把天地刀劈出,方凡的一剑天也刺出,这方凡果然不简单,战斗意识极强。

看这一剑的威势,绝对不比自己这一刀差,看样子这人跟自己的小妹打一定留了手,不然南明青雪小妹一定走不出城主府。

方凡感觉这一天地刀就知道这招很强,如果不是自己果断出这一剑天,而且没有留手的出这一招。

恐怕就会阴沟里翻船,一剑天和天地刀一出,下面的凡城强者,脸色都是狂变,也是庆幸,没在下面打,如果在下面打,凡城被打暴都有可能。

在两招相碰的时候,天地立马变色。

在战斗那一片区域,风云变色,狂风在吹动,而空间的裂缝在不断出现和愈合。

两招相碰的地方,出现一片死亡之气,此时炼虚巅峰出现在那里的话都会被瞬间秒杀。

这一过程来得快也去得快。

方凡的第三招也出,一剑万物生,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此时的这一剑比以前理解更快更透彻。

大道至简,让这一剑看起来异常寻常,对比周破天的第三刀简直是巨人和蝼蚁的区别。

第二刀一过,周破天的第三刀蓄势已经完准备好了,没有任何犹豫就劈出第三刀。

第三刀就是简单的刀,虽然没有第二刀强大,但现在是周破天力一劈,所以比第二刀要强很多很多。

气势更是磅礴,让人一看就知道这一招很强,很强,如果是一般人,恐怕会被这一招气势给吓到,不战而逃。

当周破天感受到方凡的第三剑,他不敢相信,这一剑怎么那么弱?可能吗?是他方凡发出来的那一剑吗?

不过立马他就这绝对不对,因为越简单越不平凡,因为他就是,第二刀绝对要比这第三刀平凡一些。

如果刚次第二刀力一劈的话,刚方凡可能已经输了。

第三刀一出,周破天就知道打不过,逃。

没有任何犹豫的周破天,迅速向远处遁走,走得十分潇洒,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这一幕让下面凡城的强者都大吃一惊,这是夏国第二强者吗?这还是他吗?

绝对不是,是个假的第二强者吧。

他们也注意到了周破天的第三刀虽然很强,很强,但在方凡的剑下没讨到半点好处,并且还略输一筹,难怪这周破天要逃。

这周破天号称三刀王,三刀过后,你没输他就逃,只是他一直处于胜利当中,人们忘记了他的称号。

方凡在第三剑还没消失的时候已经劈出第四剑,一朵桃花,巨大的桃花。

一剑万物生和刀相碰的时候没出现什么大阵仗而只是天空出现一条巨大的裂缝,然后所有的战斗余波都被裂缝吸入进去,然后裂缝消失,战斗平静。

方凡的这朵桃花见到周破天逃跑,迅速追上,对于周破天的逃跑,方凡没感觉到半点意外。

因为此时的他已经达到了化神巅峰,战力比在化神九层那强的不是一点半点。

当时的他很可能就和周破天可以打成平手,那现在方凡还留了点面子给周破天。

不然第一剑就要让他身受重伤。

周破天见一朵桃花追来,吓得连忙捏碎一枚符箓,不过桃花似乎还是撞在了他的身上,他吐了一口鲜血,显然受伤不少,然后整个人迅速消失。

方凡看了看消失的人影,没再理会而是落在了擂台上。

顿时台下掌声不断,然后看到方凡的眼里是敬畏和崇拜。

“多谢诸位前来帮助,诸位里面请。”然后让方阳立马安排酒水。

…………

皇城,周破天一出现就立马被一名老者抱在怀里,然后周破天昏迷过去。

老者眉头皱了皱而叶无名和南明青雪眼里是担忧,老者将周破天放到床上,然后检查了一遍道:“没什么大碍,只是受了点小伤而已。

不过那方凡一定不能小觑,我想少爷刚已经把三招部用完,也没伤人家分毫,反而被人家打伤,所以他就逃了回来。

可能方凡最后一招速度比较快才逼得他用掉了那张远遁符,可惜依然慢了。”

老者的说法似乎就在现场看到一样,如果方凡知道一定惊讶这老者的推断能力好强。

叶无名和南明青雪听后才长长吐了口气。

叶无名恭恭敬敬对着老者行了一个礼道:“松老,无论对方如何实力,我对会去会一会他。”

言语说不出的坚定和果断。

“嗯,好,我也不劝你,你自己小心,等一下少爷醒来,你好好了解那方凡,我相信你越对他了解,这胜利的希望越大。”

“多谢松老。”说完就和南明青雪在旁边等待周破天醒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