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让埋在炉鼎中的浪天出来为我担心一下,我已经感动得不知该说什么了。”连萧炎也忍不住摸着鼻子苦笑着,心道难怪浪天的炼药术提升得那么快,光这分执着就不是谁都能有的。

众人愕然之后也连连大笑,浪天的这个举动立时就把大厅里的凝滞气氛活跃了起来。

唯一没有笑的是清浩然。他沉步走了过来,先重重地给了萧炎一个拥抱,然后阴沉下脸,带着几分不悦说道:“你可知道你让大哥有多少担心!”

感受到清浩然兄长般的关怀,萧炎眼眶泛红,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让大哥担心了。不过,我这不还好好地站在这里嘛。”

“幸好你还好好地站在这里……”清浩然没有把话说完,但萧炎清楚,如果自己真有什么三长两短,以他对清浩然新的了解,还真有可能在斗帝大陆掀起一场血雨腥风。

清浩然没理会萧炎是否明白,拍了拍萧炎的肩膀,盯着萧炎的眼睛凝声问道:“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让大家都担心了。”感受着所有人的关心与担心,萧炎心中的暖流在不断上溢,溢得眼睛都有些模糊,“谢字就不说了,但你们对萧炎的好萧炎这辈子都会铭记于心。”

“自家兄弟,说这些干什么?快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吧。”清浩然神情严肃地催道。

萧炎看看清浩然,又扫视了大厅中众人一眼,便将去药族期间发生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从遭到四个白衣人的联手刺杀,到三个黑衣人的诡异出现,从水潭中的死里逃生,到药族的连番比试,再到进入问心殿窥见意阶门槛的收获,惊心动魄的过程让大厅中的寒风都凝结了。

啸战积郁了多日的怒气如火山一样爆发了,他拍桌而起,桌子在强劲的斗气中爆裂成一片碎屑。

纷纷扬扬的碎屑更激起了众人那满膛的怒火,风暴头上冒着杀气,鼻子尖上缀着几颗亮晶晶的汗珠,眉毛怒气冲冲地向上挑着,怒意几乎要化为实质的火焰燃烧在空中。

萧遥更是坐不住了,扯了一把那乱糟糟的头发,牙齿咬得“咯嘣”作响,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

爱笑的氧气女孩天真无邪室内生活照

清沐儿从听到四个白衣人联手刺杀萧炎时身躯就一直颤晃不停,到听到萧炎在水潭里几乎九死一生时,脸色更是变得像死一样苍白,直到听到萧炎安然从问心殿三层走出,才把那口憋了好久的气吐出来。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清浩然微微感叹着,浓黑的双眉高高挑起,似要刺破苍穹,“兄弟,你知道是什么势力对你下的手吗?”

清浩然的语气看似平静,但捏在手中的杯子却无声地碎成了粉末,混着茶水滴滴答答地滴在了地面。

望着清浩然那完全收敛了表情的面庞,萧炎沉默地摇了摇头,从纳戒中拿出一块有一个“血”字的残破布片来:“这是我从刺杀我的黑衣人袖口上撕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