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父表完决心,就看着楚蕴,示意她出来说句话。

楚蕴则是微微一笑。

“我都听爷爷和爸爸的。”

想让我当出头鸟,没门。

顾父:……

目光都快在楚蕴身上戳出个洞来。

但是楚蕴依旧优雅的站在那里,完不为所动。

顾叙怎么会眼看着自己真爱被欺负。

立即就上来表决心。

“爷爷,爸,我说过了,我是一定要跟年雨桐离婚的,我的妻子,只能是晓晓。”

顾父气的肝疼,上去就一巴掌,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顾叙梗着脖子,目光赤红。

白嫩少女性感女仆装可爱迷人

“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不管怎样,我要离婚。”

说完,直接把拽着白晓的两个保镖踢开。

紧紧抱着白晓。

白晓一得救,立即窝在顾叙怀里。

小肩膀一抽一抽的,泣不成声。

顾老爷子看着两人的做派,失望到极点。

这个他最看好的孙子,废了。

无力的说道,“我只认雨桐这个孙媳妇。”

顾叙还想说话,被顾父又是一巴掌。

“你闭嘴。”

顾老爷子看也不看顾叙一眼,摇了摇头,摆手。

“都走吧。老大和老二留下。”

所有人都退了出来。

顾恒之,“大嫂好手段。”

就在顾恒之以为楚蕴会继续否认的时候。

楚蕴点头,“过奖。”

顾恒之瞳孔猛的一缩,这是……

承认了????

她就不怕吗?

就算现在这些爆出来的丑闻都是真的。

也根本不能撼动顾家的根本。

“不过二弟就不怎么地道了,我都没有透露你和私下交易的事,你居然想揭穿我。”

顾恒之心里只想骂娘。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对方敢承认了。

就是因为她没提交易的事,顺便还让他背了一口大锅,才显得他更可疑。

现在他跑到爷爷跟前说,这一切都是年雨桐搞出来的。

爷爷大概也是不会信的吧。

说不定还会怀疑他和年家勾结。

操。

心机深的女人真可怕。

大嫂做这一切,都是因爱生恨吧。

默默在心里为自家大哥点根蜡。

估计大哥还不知道,自己媳妇是个多可怕的女人。

看在她卖了自己股份的份上。

顾恒之好心提醒,“大嫂可有想过,和顾家作对的下场?”

楚蕴眸子一眯,就笑了。

“二弟与其把心思放在我身上,不如好好想想,怎么把你大哥拉下来。”

“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不要错过了。”

说完,楚蕴直接就走了。

顾恒之看着楚蕴的背影,眸底一片晦涩。

……

顾家书房。

顾老爷子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

“我不管你们私下里怎么争,家族的利益必须放在首位。”

“今天的事情,你们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说完颇有深意的看了顾二叔一眼。

顾二叔嘴里一苦。

他是知道儿子和年雨桐交易的事,但是年雨桐说的隐瞒顾叙还在世的事。

他是一点不知道。

他了解自己的儿子。

比起他来,还要更狠一些。

一时也拿不准,到底是不是顾恒之故意隐瞒了。

“爸,你放心,我们再怎么说,都是一家人。”只能干巴巴的解释。

顾老爷子冷哼一声。

又指着顾父,“还有你,你也难辞其咎。”

“堂堂顾家,居然连被谁整了都不知道,我看你这总裁也不用干了。”

顾父也只好认错。

在顾家,老爷子是绝对的权威。

骂了好一通,顾老爷子才解气。

端着没有盖子的茶杯喝了一口冷茶。

“好在这次的事情,还伤不了顾家根本,不过也不能掉以轻心。

都给我管好自己的人,要是谁敢私下把股份卖给外人,就不是顾家的人,以后是死是活都和顾家无关。”

顾父和顾二叔连连答应。

这次事件,他们的股价一定会有波动,只要他们自己不慌。

不卖出股份,风波早晚会过去。

不是没有过这种情况的。

人都是自私的。

何况是关系错综复杂的大家族。

公司股价落水,自家人为了套利抄底,结果卖出去的股份压根买不回来。

“还有,立即去查,一天之内,我要知道到底是谁搞的鬼。

敢动我顾家,找死。”

孙媳妇?

不是没怀疑过。

但是就凭年家,借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

……

年亦然办公室,被顾家人以为借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对付顾家的年家两兄妹。

正在商量怎么动手。

“哥,可以让张家动手了。”

张家,和顾家齐名。

也是顶级豪门世家。

除了年家人,谁都不知道,张家曾经欠过年家一个人情。

剧情里,张家在年家出事后,也想过帮忙的。

但是一切来的太快,加上顾叙牛逼哄哄的男主光环。

导致张家还没来得及出手。

年家就败了。

年亦然还是有点犹豫。

“妹妹,如果张家出手,就真的没有回头箭了。”

就算顾氏股价大幅落水,他们手里的资金,也买不到多少。

关键在于,妹妹说的,可以从顾叙手里得到的股份。

“你确定顾叙会给你股份?”

为了一个女人,顾叙真的肯自断后路?

楚蕴捧着大嫂给便宜哥哥炖的爱心鸡汤,头也不抬。

“哥哥只管按我说的做就是。”

“而且……”楚蕴抬头,“现在已经没有回头箭了,顾家,最晚后天,就会查到我们头上。”

年亦然:……

他还能说什么?

干就干吧。

深吸一口气,拨通了一个电话。

年亦然把事情吩咐下去。

坐到办公椅上。

问楚蕴,“你是怎么知道白晓母亲和顾家老爷子有一腿的?”

怎么知道的?

当然是原主的记忆。

当家年家虽然破产,但也不是没有努力过。

调查顾家的时候,偶然发现顾老爷子二十多年前和白晓妈有过一段。

当时被还在世的顾奶奶捉住了。

找了几个男人带走了白晓妈。

顾爷爷本来也只是随便玩玩。

老婆发现了,也就断了。

没再管白萍。

白萍一个月后发现自己怀孕了。

也不确定究竟是顾老爷子的还是那几个男人的。

抱着侥幸生下了白晓。

可惜,当初查到这点陈年旧事也没什么用。

挽救不了年家。

楚蕴随便找了个借口,“这几年找顾叙,无意中查到的。”

年亦然嗯了一声,也不细问。

反正,知道结果就是了。

楚蕴在年亦然的办公室呆了一天,确定计划顺利进行。

晚上,才和年亦然一起回到家。

刚到家,就接到了顾叙的电话。

“年雨桐,我要见你。”

()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