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些事情都解决了?”念姝表示十分的惊讶。自己的姐妹实在是太牛逼了吧?!

若是可以的话,念姝觉得现在自己简直可以佩服得五体投地!

“解决了,就是感觉我的姐妹有点不知好歹啊。”

“我在这里解决这些事情,你在那边风花雪月。最后还不搭理我。”

她叹了一口气,终究是错付了。

不过这些事情看上去不怎么样,实际上不管做什么,都是差不多的感觉。

“错付什么的倒是不至于。我想说的就是你现在真的有点特别了。”

“其他的不说,就是你姐妹我现在找到了一个真命天子。这些东西你都不用嫉妒。”

“我就是跟你分享一下,其他的这样也是差不多的感觉。”

念姝说完之后,简直就是满脸的傲娇。整个人就像是陷入了什么恶性循环一样。

反正苏墨染现在看着觉得这个人是有点嚣张的。

反正跟自己没有多少的关系现在的他,不管是做什么,也都是差不多的样子。

森林里沐浴阳光的漂亮小嘴姑娘图片

在我们自己的眼中,不管是做什么,也都可以很好的做到一些觉得还不错的地步。

“姐妹,炫耀完了。我们可以走了吗?我觉得你有点不在意我这个孤家寡人的感受啊!”

苏墨染表示自己不管做什么,都是差不多的感觉如今的她,不管是做什么事情,也都是相差无几的样子。

毕竟在苏墨染的面前,很多的东西都跟我们想象的不太一样。

“染染,你跟爹爹怎么说的啊?我倒是有点好奇了。”

“说话什么的倒也是不至于。如今还是可以寻找到很多的不一样的感觉。”

“没有说什么,反正你回去的时候应该还会受到说教,至于你们的事情,还是要你爹好好的想清楚。”

苏墨染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对于大学士这样的老纨绔。

她承认,现在的她斗不过这人。这心思实在是太纨绔了。苏墨染觉得自己已经卒了。

“哎呀,我知道我今天晚上会遭遇什么了。我不想回家了。”念姝可怜兮兮的看着苏墨染。

苏墨染看着的就是这个人。现在的她清楚自己要的东西很多。

还有一些就是跟我们想像的不太一样的东西。

“想来我这里啊,好像是不可能的。”苏墨染示意她看着后面。

等到念姝看向后面的时候,差点被自己的父亲给吓死了。

这人还真是无奈啊。怎么就知道在背后吓人呢?

对于我们自己来说,寻找的东西怎么说都跟我们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

如今的感觉也就是这样的。自己觉得什么都不行。

但是对于我们现在的生活中,很多的东西都是跟我们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

“父亲……我跟你走。”她十分无奈的说道。

苏墨染现在看着她不情不愿的走了,只是笑了笑。

但又有些羡慕自己的姐妹。反正都是这么回事。

现在的感觉也无非就是这样的。

“有父亲的感觉就是这样的啊……”

她想到这里的时候,笑了笑,始终是觉得这些东西跟自己没有什么关系。

瞧着这里也是差不多的感觉。如今充满了很多的不一样的感觉还是有了很多的生活方式。

“那我就直接走吧。”苏墨染笑了笑。

这里的事情处理了倒是要去看看怎么处理贵妃娘娘的身后事。

如今的她充满了力量,知道了贵妃这人跟自己想的不太一样。

死的很意外,苏墨染都还没有跟这人有过多的交流就死了还真是有些措不及防。

但是她并不遗憾,觉得这些东西也跟我们想的差不多。

在我们自己的眼中,充满了很多的不一样的生活。

她其实有点担忧陆尘宣。但是又不知道自己能够帮上什么忙。

但是她越觉得自己不行的时候,觉得她自己好像是越冷莫。

这些东西看上去还不错,实际上也就是这么回事。没有多少的样子在里面。

“阿影。”

苏墨染朝着身边喊了一句,很淡定。没有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东西。

就是莫名的觉得这些事情跟我们想象的都不太一样。

她知道陆尘宣一定不会吧阿影带走,反正都是这么回事。

现在叫阿影过来也不过就是想要问问。

“阿影,陆尘宣他走了吗?”

“嗯”

“阿影,他为什么不把你带走呢?他一个人不太行啊。柳年竹经常在沙场上战斗都不行,陆尘宣真的可以吗?”

“……”其实阿影现在也是很担忧自己家的主子。但是又真的不太清楚还能怎么样。

他想要帮助主子,但是主子的态度高度自己。保护这个苏墨染才是最重要的。

因为这个苏墨染对于主子来说,好像是最厉害的。

看上去也不是这么回事,莫名的觉得不管自己做什么,都是差不多的样子。

“阿影的任务便是保护姑娘。至于主子,有人会保护。”

他振振有词的说完之后。到,“姑娘还有其他事情吗?没有的话,阿影先走了。”

苏墨染点了点头。这些东西跟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

反正现在也就是这样的感觉。什么都可以,但是仔细的做起来又什么都不可以。

这些东西,看的都是具体的东西。

想要什么,或者是想做什么,对于我们来说都不是这么回事。

“先回一趟宣王府吧!”苏墨染无奈的说道。

“我倒是要看看,这陆尘宣到底是有没有收拾好行李了。”

其实她自己都知道,就是想要找一个理由去看看。

看看这男人有没有把自己的药带走了。毕竟昨天晚上的时候,始终是没有来得及送过去。

如今的感觉,也就是这样的人。

看上去什么都好,实际上不管自己寻找什么,默默的都可以找到自己喜欢的东西。

阿影没有说话。主子什么都带了。还说若是苏姑娘想要去哪里,自己不要多问,跟着就是了。

果真是,主子跟苏姑娘的感情在细节中也是体现得这班玲离尽致如今的感觉怎么说都跟我们想像的不太一样。

苏墨染急匆匆的走回来,瞧这陆尘宣的屋子空荡荡的。

确实是都带走了,但是貌似是忘记了把自己带走。

苏墨染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