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慕浅有些不敢相信地看向他,“跟我提交换条件?”

霍靳西竟然厚颜无耻地点了点头,“嗯。”

慕浅蓦地咬了咬牙,“那想要什么交换条件?”

霍靳西缓缓弯下腰来,将她圈在自己手臂中间,“说呢?”

慕浅与他对视片刻,忽然认命般地往床上一躺,“来吧。”

“干什么?”看着她大义凛然的姿势,霍靳西微微皱了皱眉,开口道。

慕浅一听就知道他是故意的,立刻蹭地一下从床上溜起来,“不要算了,反正这几张照片,我也没那么稀罕。”

她起身就准备穿鞋离开,却被霍靳西一把纳入怀中,重新压倒在床上。

霍靳西轻轻勾起她的下巴,低声道:“难得有兴致,我怎么能不配合?”

“臭流氓!”慕浅毫不客气地指责,“不要脸!”

霍靳西由她骂,等到她骂够了,才终于低下头来,重重堵住了她的唇。

十八岁美女灿烂笑脸美女图片

……

几番纠缠下来,慕浅身上没有了力气,懒洋洋地赖在他怀中,一动不动。

近来因为霍祁然的缘故,两个人之间的亲密都如同偷来的一般,因此显得格外珍贵,让人久久不愿意放手。

霍靳西将她揽在怀中,低头吻了吻她的发心,随后才又低声道:“接下来的假期,陪和祁然出去走走。”

慕浅原本已经迷迷糊糊地快要睡着了,猛然间听到他这句话,一下子清醒过来,抬眸看他,“祁然是有假期,也有假期吗?”

“挤一挤就有了。”霍靳西回答。

慕浅听了,微微哼了一声,道:“可别说大话,回头又让祁然失望。”

霍靳西伸出手来,缓缓抚上她的背,只低低说了两个字:“不会。”

慕浅轻轻应了一声,不再多说什么,趴在他怀中闭眼睡去。

……

得知接下来的小长假会有一场旅行到来,霍祁然早早地就兴奋起来,接连好几天眼睛都是晶晶亮的。

因为决定去的地方是北欧,慕浅担心霍祁然的小身板扛不住那边早晚的低温,因此提前将冬衣的采购提上了日程。

慕浅并非购物毫无节制的人,原本只打算给霍祁然买上两三件衣服,谁知道母子俩一起逛商场逛得兴奋了,加上慕浅看霍祁然穿每一套都好看,不知不觉就买了一大堆。

慕浅高兴,霍祁然也乐得配合,一个傍晚试了十几二十套衣服,慕浅都说好看。

霍祁然自己得到了一大堆衣服,倒也没有忘记爸爸和妈妈,经过女装部和男装部时,他分别都为慕浅和霍靳西挑选了几件衣服。

慕浅自然相信自己儿子的眼光,按着霍祁然喜欢的风格买了几身。

至于霍祁然为霍靳西挑的两件大衣,则因为需要从香港调货,霍靳西暂时看不到。

母子俩满载而归的同时,也是饥肠辘辘。

霍祁然难得嘴馋,想吃汉堡和薯条,慕浅便带他去了一家久负盛名的西餐厅填肚子。

慕浅没有提前订位,餐厅几乎人满,然而经理还是热情地为母子二人安排了大厅里的一张桌子,“霍太太,您看这里怎么样?要是不满意,我立刻为您重新安排。”

慕浅不是不好说话的人,这张桌子除了进出来往的人都会经过,也没有什么不妥,况且她和霍祁然也不是见不得人,因此慕浅欣然接受了这个安排。

霍祁然是真的饿了,食物上来之后,立刻就大快朵颐起来。

慕浅晚餐可吃可不吃,难得见霍祁然吃东西吃得这么香,她自然全程都用来照料霍祁然。

“慢点吃,多喝点果汁。”慕浅一面替霍祁然擦嘴,一面道,“别噎着。”

霍祁然点了点头,乖乖由慕浅给他擦嘴喂果汁,眼见慕浅没怎么吃东西,还将自己手里的汉堡递到慕浅嘴边。

慕浅就着他的小手咬了一口,忍不住又亲了他一下。

母子俩正亲密地共享晚餐时,忽然有人在两个人的餐桌旁边停下了脚步。

慕浅尚未留意到,霍祁然抬眸看了一眼之后,脸色蓦地一变,正往下咽的食物忽然就噎住了喉咙。

不待喉咙里的食物咽下去,霍祁然一转头就扑进了慕浅怀中。

慕浅蓦地伸出手来拥住他,一转头,看见了站在餐桌旁边的程曼殊和她的友人。

慕浅有很长时间没有见过程曼殊了。

一来,是她有意回避,二来,霍靳西也有意避免着她和程曼殊的碰面。

连中秋那日都刻意避开的人,没想到,却在这里狭路相逢。

慕浅肉眼可见,程曼殊气色依旧不怎么好,虽然化了精致的妆容,可是整个人依旧是肉眼可见的憔悴,眼神也有些空泛,在看见她和霍祁然的瞬间,她眼中的迷茫清晰可见,聚了又散,最终还是凝聚成慕浅熟悉的厌恶。

程曼殊厌恶她,一如既往。

程曼殊同样厌恶霍祁然,因此此时此刻,在程曼殊眼中,是双倍的厌恶。

而霍祁然还埋在慕浅怀中,一双细软的小手将慕浅抱得很紧。

慕浅却顾不上程曼殊,只惦记着刚才噎着的霍祁然。

她抬起霍祁然的头,一面观察霍祁然的脸色,一面焦急地问道:“噎着了?咽下去没有?”

霍祁然没有回答,可是他涨红的脸色已经回答了慕浅的问题。

慕浅见状,立刻将霍祁然抱进怀中,起身匆匆走上卫生间的方向。

霍祁然全程垂着眼眸,紧紧抓着慕浅的衣服,不肯松手。

程曼殊站在原地,看着匆匆离去的慕浅,眼神始终阴郁,暗沉无波。

卫生间里,霍祁然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吐出噎在喉咙里的食物,一张小脸早已经涨红发紫,吐出来的瞬间,眼泪也随即掉了下来。

慕浅的心仿佛被重重揉捏成一团,连忙将他抱进怀中,一面亲他,一面宽慰:“没事了,妈妈在这里,别怕,有妈妈在,没有人敢欺负。”

霍祁然紧紧抱住她,靠在慕浅的肩头轻轻抽噎。

慕浅心疼得难以自已,几乎也要掉下泪来,终究还是忍住了。

“妈妈在。”她只是反复地安慰霍祁然,“不怕,妈妈会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