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蓝草顿时整个人清醒了过来,她猛地撩开被子坐了起来,“奇怪,这是在哪里?还在梦里吗?”

屋子里很安静,并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

这时,房间的门再次被敲响。

“咚咚咚!”敲门声很有节奏,却也很有耐性,一下一下的有条不紊的敲着,就好像知道房间里的人不会那么快醒来似的。

‘谁啊?’蓝草张嘴喊了一声,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嘶哑。

不会是她在梦里嘶吼多了,所以醒来声音就变了吧?

“咚咚咚!”房门依旧响个不停。

“到底是谁啊?”蓝草拖着沉重的双腿走到房门前,再次提高音量,“外面是谁在敲门?”

门外先是响起了一声轻笑,然后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是我,孩子的父亲。”

我孩子的父亲?

蓝草一时间反应不过来,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就已经被一双铁一样刚硬的手臂抱了起来,在原地转圈圈。

窗前跳芭蕾的美丽女孩图片

她赶紧抱住那个突然推门进来的男人的脖子,花容失色的喊,“夜殇,搞什么?想吓死我吗?”

夜殇停下转圈的动作,把她轻轻的放到床上,然后俯身看她,“怎么?我那么温柔的敲门,还是吓到了吗?”

蓝草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废话,不知道我是被幽灵般的敲门声给吓醒的吗?”

夜殇一双充满了血丝的眼睛望着她,轻笑道,“我刚才是不知道,但现在我知道了。”

看着他变黑了很多的脸庞,蓝草吞咽了下口水,幽幽的问,“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夜殇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小脸,为她拨开遮住面庞的发丝。

“为什么……”蓝草又是吞咽了下口水。

她有太多的问题想问他,可不知道从哪里开始。

“想喝水?”夜殇亲吻了她略显干燥的嘴唇一记。

“嗯。”蓝草沙哑的哼了一声。

“那简单。”夜殇邪魅的笑了笑,然后捧起她的下巴就凑唇吻了上去……

那一瞬间,蓝草只觉得他嘴巴里有清凉的东西过渡到她嘴巴里,让她一下子不觉得口干了,就这样有些羞涩的回应他的索吻。

半响之后,久违的一吻终于结束,两人额头对着额头轻轻的呼吸着。

双方的气息融合在了一起,最后夜殇也躺到了床上去,把她整个人抱在了怀里,抚摸着她柔顺的发丝,“怎样?还想喝水吗?”

蓝草润了润唇,狡黠的说,“想,给我去倒水。”

夜殇捏了捏她的脸蛋,玩味的说,“我以为刚才已经让饱尝了我嘴里的甘甜,可没想到还是这么的饥渴……”

“给我闭嘴!”蓝草硬着头皮捂住了他的嘴,以免他说出更多暧昧的话。

的确还是口渴,蓝草眼巴巴的盯着床头柜上放着的水杯,她拍了拍某人的胸膛,催促说,“喂,那里就有一杯水,给我端过来。”

“遵命。”夜殇难得听从她的话,不再逗她,伸长手臂把水杯端了过来,“要我喂吗?”

“不要!”蓝草伸手就要夺杯子。

“别动,我喂!”夜殇大掌抓住她的手腕,硬是把水杯放到了她嘴边,喂她喝了半杯水。

看着这个霸道如昔的男人,蓝草眨巴了下眼睛,伸手抚摸他略显粗糙的面庞,“喂,真的是夜殇吗?”

她最近一段记忆中的夜殇,除了梦里那个站在甲板上接住从天而降的自己外,就是在大海里沉浮的男子。

在大海里沉浮,那就意味着他遇见了危险。

那他最后是怎么获救的?

他又是怎么突然出现在她的眼前的?不会是假的吧?

想到这里,蓝草屏住呼吸盯着他看,就怕自己的呼吸把他这个人给吹走,瞬间不见了踪影。

没办法,谁让她跟他分离了这么多天,让她再次遇见这么一个人抱着自己,让她有种还在梦里的感觉呢?

对上她傻愣愣盯着自己的目光,夜殇失笑的拍拍她脸蛋,“怎么?连肚子里孩子的父亲都不认识了?刚才我们不是才刚刚亲吻过吗?不会认为刚才是在跟一个陌生男人在接吻吧?”

“不是……”蓝草摇摇头,嗫嚅声问,“到底怎么回事?能不能从头到尾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就那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吗?”夜殇轻笑的捏捏她鼻子,‘我劝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免得肚子里我的孩子听了会责怪这个妈妈。’

蓝草不明所以,她抚摸了一下平坦的小腹,喃喃的问,“宝宝为什么要责怪我?”

夜殇勾了勾唇,‘很简单,因为宝宝不想听见他父亲叙说他死里逃生的事啊,不然会

把他吓坏,不愿从肚子里出来的。’

他这话听得蓝草眼前仿佛有一百只乌鸦飞过,“瞎说什么呢,以为我是小孩子那么好骗吗?”

许久不见这厮了,再见的时候,他怎么像换了个人似的,尽说些让人听不懂的幼稚话呢?

不会他脑子遭遇到了什么撞击,智商退化了好几级了吧?

想到这里,蓝草猛地捧起夜殇的脸,‘夜殇,老实告诉我,我是谁?’

夜殇微微一笑,“是我孩子的妈妈,有错吗?”

蓝草抿了抿嘴,认真的问他,“我问,我叫什么名字?”

夜殇兴味的挑了挑眉,“宝贝,有个好听的名字,叫蓝草,我没说错吧?”

蓝草点点头,“是没错,那么,知道叫什么名字吗?”

夜殇失笑的看着眼前过于认真的女人,用幼稚的答案回应她幼稚的问题,“不是一口一个喊我夜殇吗?难道我的名字不叫夜殇?”

一问一答几个回合下来,蓝草也觉得自己过于敏感了。

她清咳了两声,问了一个比较理性的问题,“那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还有,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里是什么地方啊?”夜殇微笑的沉吟了一下,抚摸着她的发丝说,“猜猜看?”

蓝草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让我怎么猜?我之前是直升机上,葛柒说这趟飞行大概一个小时左右,可是我居然睡着了,醒来就到了这里,所以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又怎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