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的水还没有退,中原大地已成泽国…..”

四岳氏中的玄岳许由,正在向帝放勋报告这次大水的情况,而当听到障水法已经失败,崇伯鲧的大堤崩塌,强大的‘淫’祸及两岸无尽大地时,放勋的脸色是很难看的。

没挡住,但是九年以来,确实是有成效的。

相反,这一次共工虽然把人家的山给撞塌了,但是成功泄了很大的洪流出去,不然水患还要更加厉害,凭借着南济水的水道送走了一部分的大河水,毫无疑问,共工这一次有了功劳。

“这就很难办了。”

许由对放勋道:“帝,帝鸿氏要见你。”

帝放勋盯着许由:“懂了….”

“帝要保住崇伯?”

许由:“帝鸿与共工交好,这一次或许会向您请求罢免崇伯的司空之位,共工此次毫无疑问是有功的,而崇伯却有了罪。”

“九年之功,毁于一旦,此番死伤部族,或以千计,至于损失人口与耕地….”

许由的话说了一半,帝放勋只觉得脑子很疼。

他们两个人现在也不在陶唐之城,而是赤着脚,泡在泥水里面。

碎花吊带裙小美女游乐园高清美拍图片

是的,陶唐之地的水患十分严重,虽然地势较高,但是危害却依旧很大,所以即使是天帝也要来抗洪。

不过现在,陶唐之地的,那些居住在这里的大人物们都已经赶赴四方,这里只剩下许由,放勋等寥寥几个大人物,当然,还有天天“装神弄鬼”的帝鸿氏。

“丹朱所作的水渠有了大功劳,帝子去南方一年半载,所获之技,果可造福万民。”

许由如此对帝放勋讲,而这明明是好事情,放勋却听着有些不舒服。

合着阿红这个蠢货,自己捣鼓捣鼓居然还真给他捣鼓出了这些大名堂来。

难道是自己以前的思想错了吗,原本以为木工之类的器械工具,制作到现在这种水平就到头了,没想到……

“……可真是夺天工之造化……啊?”

许由说着,眼睛不断在帝的脸上乱飘,似乎有些看好戏的样子。

“好了好了,他有[ fo]大功,予(我)老了,见识不够,闹了笑话。”

“我们还是来说一说帝鸿吧……”

帝放勋很明智的转移了话题。

至于阿红,现在还在抗大包呢。

“帝鸿这老东西真是烦人,天天想着要祭祀的权利,我不给他,他表面上不吵不闹,暗地里却动作颇多,帝夋十子,帝鸿为长,黑齿、三身次之….”

帝放勋侧过头,停留了一下脚步。

“老不死的,老贼也!我都要死了,他还活着!”

帝放勋年纪很大了,他十六承帝挚之位,如今治理天下已经六十八年,马上第六十九年,时光岁月,让他苍老无比,但是帝鸿这家伙,活的远比他要长久。

真是太能苟了….

而许由则是嘀咕,你两个家伙加起来也二百多了,合起来都能去见少昊和黄帝了,老头骂老头,这可真是……

“崇伯从帝鸿手中借走了天帝夋曾经糅合的五色土,但是即使有息壤也没有能制止大水,而且还有一件事…..”

许由道:“崇伯征去了耕地的土。”

放勋的头低了下去。

“是翻耕好的土,生生之土,大河两岸,现在即使是没有受灾的部族,也没有耕土可用了。”

“今年的粮食,恐怕….要饿死很多人了。”

这个年代的粮食产量很成问题,而且是部族制的晚期,联盟类型的公天下,中央也没有多少粮食说去赈灾,毕竟自己这里也没得很多粮食。

“耕土也用了…..姬弃那里,不是说正在试验新的粮食种植法吗….”

姬弃就是后稷,尧帝后期让他当农师,管理谷物种植,而最早的“粮食储备方案”,就是他提出来的,不过是在大禹的时候提出的。

其母亲姜螈有一天出门踩了个巨人的脚印,就像是华胥氏一样的怀孕了,但是华胥不同,姜螈害怕急了,生下来姬弃之后就准备把他丢掉,姬弃被丢到路口,牛羊就都避开,丢到山林中去,没想到山林中突然多了一堆踏青的上古驴友,于是不好当面丢弃孩子,就直接丢到结冰的河水里面,结果天上掉下来一只大鸟,把姬弃当蛋盖了起来。

姜螈发现丢不掉那就抱回去养了,因为这个“丢垃圾”的事情,如果姬弃曾经问过他阿母问自己是从哪里来的,那么姜螈估计一定会回答他,你是垃圾桶里捡来的…..

而按照山海经的情况,以及各路帝夋后人的互相交流,那个巨人脚印,应该就是天帝夋留下来的。

当然最让人在意的,是姬弃死后所葬的地方。

大禹把他葬在“都广之野”!是的,就是天神“素女”所看守的,建木所在之地!

放勋在询问这件事情,前两年姬弃说发明了新的耕作方法,结果他埋头研究出来之后,放勋发现所谓的耕作方法就是牛耕,然后就把寿丘在卖犁具的事情和他说了,在那之后这位农师就自闭了好几天。

生不逢时,大有一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感觉。

然后就是农事的一些小细节,划分田亩的方法,当他提出来的时候,发现也已经在使用了,于是他又自闭了几天…如此不间断循环…..

但也是因此,他开始仔细钻研,据说终于有了巨大的成果(确信)。

“你说对了,在上次,欢兜,晏龙他们从南方回来之后,带来的垄亩耕作,已经确认,是和犁具,牛耕一起使用的。”

“那些耧车,石磨,丹朱都做出来了,所以今年的,稷粟之谷的收成是很不错的,但是可惜,这场大水,让来年的耕耘有很大的问题。”

“弃在看过了那些东西之后,前不久有了硕果,在垄亩牛犁的方法上,写出了畎亩法……”

帝放勋道:“这是什么?”

许由:“弃所言,是防止大旱和大涝的耕耘法!”

帝放勋仔细听完之后,感慨不已:“看看,有人逼他还是好事情……”

许由:“还有,说是发现了新的,可耕作的粮食,秫。”

秫谷就是原生高粱,弃在寻找谷物的时候意外发现这玩意长的和稷谷有那么一点相似,估计也能吃,于是就种植试了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