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先生您好,这是您的行李,请您拿好。”

飞机打开舱门可以下机时,空乘小姐也已替方年取下了行李箱。

优先引领方年下了飞机。

该说不说的,南航这张只通过邀请发出的明珠白金卡,在乘机过程中的特权真是无处不在。

方年拖着行李箱快步行出航站楼。

几乎是他人刚从到达口出来,温叶开的辉腾就停了过来。

坐上车后,方年好奇问了句:“这里不能久停,但好像每次你来机场接我,都能刚刚好接到,有什么秘诀吗?”

温叶笑着回答:“大家接人都一样,提前到边边上等一下,等您下了飞机跟我说,我再算好时间开过来,几分钟还是准停的。”

方年面露恍然,然后问起正事:“查到了多少信息?”

“这家公司很小,06年成立的,注册资本五十万。”

温叶稍微整理语言,回答道。

“主要产品是视讯监控系统,客户与业务类型单一,公开资料显示员工数量不超过百人。”

毕业那年馁雫美艳动人

“……”

“目前能查到的公开资料里,新成科技有段时间好像在积极寻求投资,网上招聘信息也有说公司正在筹备挂牌新三板云云,不过新三板目前开放度还很有限,应该只是画饼。”

方年想了想,道:“先往浦东走。”

温叶应了下来。

这十几分钟里,温叶对新城科技的资料收集还是较为全面的。

但实际用处十分有限。

倒是说这类公司方年曾经没少经历:学历限制加上草根出身,进大公司几率基本为零。

个顶个的都会忽悠,但真正最后会走到上市的,百万里面有一个。

这类公司多数是左三年右三年,起起伏伏又三年,活跃度十分有限。

只不过别管信息有没有用,事情还是要去解决。

就算是最坏的结果,看在陆薇语的面子上,方年也会出手帮一把。

不过要是换做陆薇语在工作中遇到了这类事情,方年才懒得管什么对错,直接上门要人,要不然搞这么多产业做什么?

还不是为了让自己做什么都有底气?

…………

辉腾平稳行驶在快速路上,往浦东张江。

方年摸出手机正准备给陈清慧打个电话,铃声倒是先响了起来。

看了眼号,是张瑞。

电话接通后,张瑞声音低沉道:“不好意思,没想到清慧找了你,其实只是一点小事情。”

“所以是解决了?”方年语气平静道。

那边厢张瑞起码愣了十秒钟,才开口回答:“没有。”

“说说具体情况。”方年单刀直入。

张瑞沉默片刻,回答道:“原有业务的一个新功能开发程序,临近测试阶段,程序数据库被人删除了,几乎一切都要重新开发。

这个新功能开发团队一共四个人,部门领导主管,没参与开发,之前是一个老员工带着我跟我的同学一起开发;

上月末老员工离职,就剩下我们两继续开发。”

方年直接问道:“你的同学可以信任吗?”

“他跟我一样面临同样的事情,只不过我今天比较激动,跟领导说了几句重话,被威胁了。”张瑞回答道。

方年又问:“你的怀疑呢。”

“公司可能是不想让我们完全离职。”张瑞简单道,“因为删库这件事发生在上周四晚,也正是我们谈完实习报告的晚上。”

方年脑子一动:“我可不可以这么理解,如果你们同意边实习边毕业,公司可能不会追究你们任何责任。”

“差不多吧。”张瑞语气不是很确定。

“我们两私底下交流过,公司可能不仅仅是希望如此,而是希望能延长实习期到这个项目彻底上线,大概到年底。”

方年基本弄明白了事情发展:“你们是都不想被威胁继续工作?”

“对,实习待遇很低,只有两千元基本工资,连社保都没有。”张瑞肯定道。

“你手上没有证据吧?”

“差不多,我们没了操作权限,否则删库这样的操作肯定会有记录留下。”

“如果记录也被清掉了呢?”

“只要有操作权限,我有十成把握恢复日志。”

“对自己能力很有信心?”

“还好吧。”

“想听句实话。”

“我是上交大的,学的偏向算法编程,跟今年我校拿了冠军的acm竞赛队较量过,赢了。”

“怎么会去小公司实习?”

“奔着独立做项目的噱头去的。”

方年稍加思索,调侃道:“陈清慧可是希望不管如何,你都能没任何纠纷的离开这家公司,如果就只是现在这样的话,可能真就只有赔钱一条路能让你们都称心如意。”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张瑞有些奇怪。

方年道:“也有个非常简单的办法,不要实习报告。”

“我们规定必须要有实习报告。”

“这多简单,你去贪好玩什么的挂个空职位就行,我还是很欢迎你的。”

“可是,如果我就这么走了,就坐实了我心里有鬼!”张瑞加重语气强调道。

方年明白过来,其实根源在张瑞身上,他不想背着骂名离开,更不想妥协。

要不然这事情可太好解决了。

“请司法干预吧,虽然时间会久一点,但流程也不复杂。”方年给了个新建议。

张瑞沉默了下去:“我会被拘留吗?”

“你完全没学过法律吗?”方年乐了。

张瑞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我不太懂,只是百度查了查,如果按照项目预算金额算的话,已经超过违法标准太多了。”

“你们程序员难道不是应该谷歌查吗?”方年无奈的反问。

张瑞哑口无言。

方年叹气道:“其实解决方案简单得很,只要自己没错,没必要畏惧什么;

在申城,这种小公司多如牛毛,还不如你上交大学生的身份管用。”

末了,方年补充道:“现在我去接陈清慧,去一趟你们公司。”

方年其实一直就不怎么着急,跟张瑞直接了解情况后,问题更简单了。

只不过多年的环境影响,让小老百姓天然的有畏惧跟执法机构打交道。

也抗拒跟执法机构有牵涉。

如此而已。

陈清慧昏了头也能理解,毕竟那公司都威胁上了,对她来说,可能就是天塌了。

跟陈清慧拨了个电话,简单说了两句。

二十几分钟后,在路上接到了陈清慧。

“不好意思,方年,刚才张瑞跟我说过了。”陈清慧一上车就满脸歉意道。

接着又说:“谢谢你。”

方年有注意到陈清慧眼眶发红,看样子是哭过。

嘴上说道:“事情还没解决完,别急着道谢。”

接着好奇问了句:“你们都是大学生,在申城也生活了快四年,怎么会把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往最复杂的方向弄呢?”

“啊?”陈清慧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害怕。”

方年抿抿嘴:“也能理解。”

然后说道:“到了再看,希望这件事情有更简单的解决办法,最好是不要走到请司法介入的地步。”

“就真没有更简单的办法吗?”陈清慧张了张嘴,最后还是问了出来。

方年看了眼慌乱的陈清慧,眉头轻挑:“难道你真打算借六十万赔给一家公司?”

“六十万能买多少排骨啊,它不香吗?”

陈清慧说不出话来了:“……”

“我说句实话,这件事情最怕闹到执法机构介入的应该是那个公司,真要是闹出去了,我敢保证,上交大的能量会超乎你们的想象。”

方年平静的解释道。

“桃李遍天下这个词不是说说看的。”

“最后的结果顶多不过是张瑞延迟几个月毕业而已,有能力有才华,去哪里都不怕的!”

陈清慧边听边点头,但脸上还是愁眉不展。

这让方年很是奇怪。

事情原委、解决方案这些都摆在了明面上,无非就是费点周折,怎么还是一副天塌了的样子?

开车的温叶没说话,陈清慧也沉默了下去。

车内安静了下去,很快就到了浦东软件园区。

辉腾在26号楼前的地面停车场停了下来。

陈清慧正准备下车时,温叶忽然开口道:“方总,小谷刚发过来新的消息,去年年底,启明创投投资了新成科技。”

闻言,方年面露有趣,笑了笑:“你家张瑞运气真好。”

“看来是没机会围观公司内部‘大战’了。”

启明创投这公司名方年可是听过的。

陈清慧面露不解,紧张的文:“啊,怎么了?”

“现在有你想要的简单解决办法了。”方年道。

说着,摸出手机找到刘芹的号拨了过去。

“刘总下午好。”

刘芹笑呵呵的道:“昨天‘我的世界’排队五分钟提交作品的新闻霸占了所有门户网站头条,方总这个时候还有空给我打电话,不庆功吗?”

“一点小事让大家见笑了。”方年笑着说道。

接着才说:“这次是来找刘总帮忙的,启明创投那边刘总能说上话吗?”

“方总,这你就不地道了,有投资机会,不考虑我们晨兴资本?”刘芹调侃了一句,“说说看,是什么事情。”

方年简单描述了一下事情经过:“……一点小事情,没必要这么为难两个大学生,给个公平解决事情的机会吧。”

刘芹一听就明白是新成的粗糙手段,哈哈笑了两声:“行,方总你等几分钟,这次老邝怕是要哭,手下投资了这么个玩意。”

“多谢刘总。”方年道,“改日到申城来一起喝茶。”

刘芹连忙应下:“方总客气,一定来。”

资本虽然逐利,也会用手段,但手段这么粗糙也就还是比较罕见。

毕竟现在还没有冒出南山必胜客这个称呼,大家都还比较‘纯良’。

“……”

收起手机,方年看向陈清慧:“在车上等几分钟吧,这应该是最好的解决方案。”

“谢谢。”陈清慧连忙道,“可……”

“可是你好像搭了个大人情。”

方年无所谓的摆摆手:“人情不就是拿来用的。”

他有自己的一套处世哲学,不算多好,简单的分为两种情况:

友情利益坦诚以待;

合作利益互相帮助。

刘芹怕是巴不得方年找他帮忙,贪好玩这单生意,真是眨眼就看到了巨大的商业价值。

说起来昨天‘我的世界’开放作品投递通道,因即时流量过大,排队五分钟的新闻,方年还真没多关注,看是看到了,但没搭理。

关秋荷就别提了,回了棠梨仿佛是回了家当大爷一样,两耳不闻窗外事……

…………

不到十分钟,张瑞就走了出来。

旁边是一个同样年轻的小伙,后面还有个中年谢顶男人相送。

陈清慧迫不及待的下了车跑了过去。

方年稍微等等,也下了车。

见到方年,张瑞连忙感谢道:“给你添麻烦了。”

方年示意不用客气,打量了几眼张瑞跟他的同学,微笑着道:“这附近熟吧,找个地方,我请你们喝杯下午茶。”

“好。”张瑞应了下来。

方年朝那个陌生小伙点了点头,转身回了车,跟温叶说了句:“前沿天使账上还有钱吧。”

======

破碗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