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泠所料不错,如今京城城外已经大乱,而城内的流民也被煽动裹协,烧抢奸杀之事发生十几起。

城外有三十多万流民不散,粮仓被烧,城外将无粮可吃的消息已经传遍流民之间,又有消息称京城有数个粮仓,并且京城之中多有为富不仁欺压百姓的贪官奸商,家中囤积数十万石粮食发霉也不施与百姓。

饥饿激发了流民的恐惧、仇恨、嫉妒、不平衡,甚至贪婪,朝廷闻风时派出的劝官员阻拦官员如何管用?

而城内百姓人人自危,紧闭屋门不出,总有流民的烧抢声和京城宿卫兵的马蹄声传来,令人心惊胆颤。

歌舒确实已经以绝佳的武功偷偷来,与潜伏于京城的七八十个突厥武士汇。这七八十分汉话十分流利,在停滞在京城内乞讨谋生的流民中已经混得十分熟悉,这时因更多的流民向京涌过来,这此突厥人煽动城内的流民作乱。

人总有这样阴暗的心理:据有百万流民围困京城,京城要守不住了,世界要完蛋了,哥活了一辈子好日子没过过,好吃的没吃过,漂亮女人没睡过,现在反正世界乱了,还不如趁火打劫,也让哥享受一回。不然,凭什么就那些人会享受?

这种思想就像病毒一样在流民中传开来,被人欺的弱者去欺压比自己更弱的弱者,找到一丝自己是强者的优越感。或者单纯只是为了打砸而打砸。

章鱼现世文明社会时,还常有新闻报道所谓“抗日”之类,倒没见某些人积极提高自己的素质参军入伍,或者努力读书学习科学文化立志将来为国防科技做贡献,只是在自己国内抗议别国的人民和政府,砸自己同胞的财产抗议别国的企业,真正可笑。

文明社尚会如此,又何况是古代?潘朵拉的魔盒打开了。

现在的情况虽与歌舒阴谋设想稍有不及,但是也够南朝乱一阵了。

当宿卫军、城防军和京城的捕快忙成一锅粥时,歌舒已经暗中盯上了程将军府。

是夜,城中七十六名突厥精英武士陆续秘密集结在程将军府三里外的巷子中。由于现在京城的百姓夜间不会出来,无人发现。

清纯美女吊带睡衣私房写真清新优雅

这些武士是歌舒亲自教授武艺,综合战斗能力十分强横。

歌舒看着众人,道:“我们已经探查到可汗被囚禁在程府西院,但是程府守卫森严,程千山属下悍勇之士也多,若是要身而退救出可汗,是不可能的。现在,我欲令三十五人先强攻程府后门,作出刺客从后门闯进突袭行刺之象,那时,程府大部门精兵要聚集过去……这三十五人要有必死之勇,谁愿往?”

众武士也素知歌舒杀伐决断,知他所言非虚。但是谁又真心想死,过了一会儿,才有一名武士出列,道:“歌舒大人,属下愿往。只求歌舒大人救回可汗回突厥后,请萨满**师将属下和阿爹阿姆的灵魂送上长生天。”

这些武士有许多都是妻、子被南朝兵马所杀之人,一心报仇,当下又有二十几人自愿出列请战,陆续被激起血性,凑足了三十五人。

歌舒又强下命令:“霍迦,你带领二十五武士,在一个时辰后突袭南城门,那边流民最少,守军最空虚。我要你暂时控制城门守卫,收到我的信号后,马上打开城门。”

南城门外,歌舒又安排了一百人接应,他打算出了城以流民掩护乔装摸向关外。

歌舒再令余下十二武士,反从左右侧墙翻入程府,作第二批强攻,误导程将军府,作出是攻后门之外真正强攻的假象。

而歌舒自己带领五名轻功最好的武士从正门进入,并不缠斗,真正直奔西院救人。

计划立即执行。

今天难有人能睡个好觉。

程千山正是半夜被打斗声惊醒,披皮出房门,就有属下来报,府中来了强悍的刺客。

程千山心中一凛,猜测在当此时机谁会来行刺,甚至他连是否是皇帝不容他都怀疑起来了。

自古武将就惹皇帝忌讳,他心知肚明。如今京中虽乱,但没有面对外敌,自有宿卫军和城防军履职,他并不能插手。

他府中只有三百名精兵,还是因为突厥可汗软禁在府中之故。

程千山是兵中老手,自然防着敌人声东击西之策。

夜里,程府杀声震天,程千山防着人声东击西,首先并没有调集大部分守卫去后门,但是刺杀悍勇,只有增援。到调了近一半的人去后门时,侧墙有人突袭,程千山暗叫一声“来得好”,速派人去侧翼。

歌舒带人从正门进入时,守卫就较少,他们一边施轻功赶路,一边杀人,摸到了西院。

突厥可汗毕竟是一国之王,南朝打了胜仗捉住他,怎么处理,这么短的时间朝廷还没吵出个结论来,谁也不想接这个烫手山芋,讲究礼仪之邦的大臣也不赞成给他下天牢,皇帝就下令程千山先行软禁。

突厥可汗见到歌舒时大喜,这些日子他一边时刻担心着自己的命且活得憋屈,一边又无数次后悔为什么要听那些主张与南朝争战的大臣的话。

“歌舒,太好了!你救出本汗,本汗封你做左贤王,左贤亲王,你父王已经阵亡了……”

歌舒道:“大汗,此地不宜久留,跟臣出了南朝京城再。”

歌舒亲自挟带着突厥可汗出了西院,屋外的十几个看守之人被他们几个杀了。

出府的路途中遇上守卫,就有那五个武士陆续阻拦,而歌舒施展绝世轻功带着可汗逃出程府。

他猜那那武士拖不了多久,而且要赶在程府向城防军报信,城防军反应过来之前算准时间抵达南城门,那边接应暂时控制南城门的武士为他开门。

带着可汗,他却没有翻越城墙的自信,可恶的是他失了三成功内暂时没有恢复,不然他多一分把握。

……

太子府,书房。

汤铭也自知自己学识有限,能够当太子心腹,却难当太子肱骨。

现在,太子似乎十分欣赏林瑜,这人容貌气度当真是他所见第一人。

这也是他心里,这人一出现,不管杜家二郎有多风雅俊朗,太子有多尊贵雍容,都难及他的风采。

他拥有不符合他的年龄的气质,这也是当初他最终会引荐给太子的原因,要嫉妒还是有的。

太子正与林瑜对羿,黑白棋子交着。

太子忽问道:“林二公子真能挡得住那阿史那歌舒?听他武勇武异常,四年前突厥灭柔然就是此人之奇功。”

“只要他愿望就可以。”

“如果失败呢?”

“没有失败。南城门已在殿下掌握之中,歌舒出不了城,杜二公子捉不住歌舒,我亲自出手。”他们已经暗中布置,防止有人夺城门,只要突厥人出现,就来个黄雀在后。

“卿既然有自信捉拿阿史那歌舒,又何必请杜二公子出手?”

青泠抿嘴一笑,纤手执着一枚黑子下了下去,淡淡道:“殿下,该你了。”

青泠古代呆了那么多世,国师总要和弟子下下棋的,女皇也要和臣子下下,棋艺也颇为了得,应付着太子还措措有余。

但是她自恃晚辈,所以执黑子,倒又还占了一丝便宜。

太子一看棋局,默算着步数和气,叹一声,道:“孤输了。卿还未回答孤的问题。”

“建安伯府……是太子的人吗?”

太子和青泠一个礼贤下士,一个有投效之意,好似有意向的嫖客和美貌热情的妓女一般,打算逐渐火热。两人也心知肚明。

太子道:“不算是。”

“此人文武才,又有赤子之心,难得。等他帮太子擒住歌舒,他就是太子的人了。”

她又对着杜绍桓施了个的阳谋,请他协助太子的人在途中擒拿歌舒。杜绍桓知道这一次协作会更让自己与太子一派分不清,但是突厥名将武功高绝之人带着突厥可汗要杀人逃出京城,还给南朝造成了那么大的麻烦,他不得不动心。他又一直以为她重伤之下没那么快好。

太子其实并非蠢人,不然也活不到那么大,只不过他担心杜绍桓这个后生去做对他那么重要的事有所疏漏,但是青泠一再坚持非他不可,还在众不服的人面前立下军令状。

“歌舒真会打算从南门走?要不要……真不行,孤只好通知宿卫军了……”

当时青泠推演歌舒步骤,有股不得不令他信服的气度,他才采纳,现在心里又有点玄起来。

按青泠之计,太子的人擒住歌舒及突厥可汗交还程千山,一为彰显太子武略,二为卖程千山一个人情。

保持贤良仁义的储君风度,与武将不近亦不远,到时他真成为秦王老泰山,青泠算计着有杨紫潋的宅斗抢睡男人的暗中协助,太子与程千山的关系未必没有转还余地。

当然,若是秦王真的男主金手指强大到程千山对他死忠死忠,她就是任务失败也就无话可。

青泠还没有回答,就有人来报。

“启禀太子,刺客袭击南城门,现已被南城门守军和太子府卫兵共同包围。宿卫军现在正赶向南城门……”

太子听了,眼睛一亮,看向青泠,青泠耸了耸肩。

那人下去后,汤铭在一旁忽道:“殿下,宿卫军这就发现突厥人了,要是擒拿阿史那歌舒和突厥可汗的功劳被司马将军抢先一步……”

青泠轻笑一声,汤铭脸色一僵,却觉她那定不是什么夸奖的笑。

太子问道:“林卿觉得有何不对?”

青泠道:“以阿史那歌舒之能,这样一个行动计划时间控制必然十分严密,京城不,就算有点误差,也等不到宿卫军赶在守株待兔的杜二之前抓住了。他真那么窝囊,还敢几百人来南朝并能搅得南朝这一场大乱?太子殿下,这宿卫军好巧不巧紧晚一步到就最好了,不是吗?”

太子马上会意过来,只觉这少年步步算得精准,心中惊骇。

须知,要抢这一份功劳又不被人把柄十分艰难,他就是太子若得这么大的消息奏明皇帝,那么,他的政敌之后定要将这一场大乱的过失推到他头上,到时就算有功,也被过失相抵,而且要背上“身为一名储君迷信党争,不顾大局”的罪名。而这样好巧不好地只刚好先那么半步,该有的功劳抢了,能做的人情做了,但是也刚好可以推掉事先得到消息而不报的嫌疑。

方才太子府的人就是以太子派他们南去接应保护南方粮草北上的名义,这白天京城才乱,夜晚,忧心百姓的太子连夜派人出城去保护南方粮草北上也不会太突兀。

太子忽笑道:“阿史那歌舒再厉害,不也落入林卿的神机妙算之中吗?”

青泠从座位起身,肃然施礼,道:“草民纵有些谋算,太子不信草民,草民亦难成大事。太子胸襟如海之广,草民之幸也。古语有云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殿下是草民心中明主,若蒙不弃,草民愿为殿下犬马。”

太子哈哈大笑,汤铭自来了解太子,在一旁道:“恭喜殿下,殿下得林贤弟,犹如刘备得孔明。”

太子欣悦地扶起青泠,道:“林卿不必多礼,林卿即使不投于孤,孤亦有效刘玄德三顾茅庐之心。”

青泠道:“三顾茅庐是佳话,毛遂自荐亦是佳话。“

“好,好!”

太子拉着青泠,主臣尽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