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小姐姐,说,要是小时候的,被大头猫那么没有人道的欺负,还会喜欢他吗?”黛儿眼巴巴的拉着蓝草的手,希望得到她的肯定。

这么多年来,当年的过往,她都没有跟别人分享,蓝草可是第一个耶。

还有,她打赌蓝草肯定会站在她这边,所以才会跟蓝草说这么多的。

蓝草的神色变得很凝重,如果黛儿所说是真的,那萧鹰就真的太可恶了。

想到这里,她轻声的说,“黛儿,要是我小时候也被像萧鹰这样的男孩欺负,说不定,我早就活不到现在,早就被吓死了!”

“真的吗?”黛儿找到了一个共鸣者,显得很兴奋,“那的意思是说,大头猫好可恶,他就该死!而我能活到现在,是因为我很坚强,是不是?”

“嗯。”蓝草把小女孩拥入怀中,轻轻拍着她的背部,“其实,我从小最害怕的动物也是蛇,所以我很难想象萧鹰把丢进蛇笼里,会有多害怕。天啊,黛儿,我只要想一到那个场面,就会浑身发毛。”

“就是,我也很怕蛇的。”黛儿猛的点头,“而且,大头猫把我扔进蛇笼里还不算大事,还有更可怕的呢。”

“什么?”蓝草惊讶,“他还对做过了什么?”

“哼,多了去,只要是当今世界最毒,最凶的动物的笼子,他都把我扔进去了。比如老虎笼子、狮子笼子、还有爬满鳄鱼的池子等等,总之,只要是能把人弄死的地方,他都把我扔进去了。说,小小年纪的我,经历了这么多恐怖的事,能不害怕,能不留下阴影,能不恐惧大头猫吗?”

黛儿一一细数当年萧鹰对她做过的那些恶行。

清纯美女吊带睡衣私房写真清新优雅

蓝草听得心惊动魄的同时,也不得不怀疑可信度有多少。

会不会只是黛儿的片面之词?

“黛儿,告诉我,当时也才七、八岁,还那么小,还是个需要大人呵护的小孩,萧鹰怎么就那么残忍把扔给那些猛兽做伴呢?”

“还能为什么?他就是个大、变、态!”黛儿怒骂。

“能跟我详细说说前因后果吗?当然,若觉得回忆起来很困难,那可以不说,我只是想多了解一下当年都经历了些什么。”

黛儿咬着唇想了想,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的东西。

蓝草定睛一看,惊讶道,“这不是萧鹰耳朵上的耳环吗?它怎么会在这里?”

“哼,当年,我就是因为这只耳环被大头猫扔进兽笼里去的。”黛儿冷哼道。

“为什么?”蓝草盯着那精致的红宝石。

真难以想象,如此鲜艳的红色,戴在萧鹰这个大男人的耳朵上竟一点也不突兀,反而还画龙点睛,让萧鹰整个人多了一丝什么的气质。

“为什么?”黛儿幽幽的说,“当年,大头猫先是把这串耳环扔进兽笼里,然后把我丢进笼子里,命令我把耳环捡出来,如果捡不到耳环,他就不开笼子让我出来,所以,我几乎是在跟猛兽搏命,冒着生命危险从猛兽的身下,甚至是嘴巴里把这串耳环捡回来,大头猫这才放我出来。”

“天。”蓝草震惊“如此说来,这串耳环的颜色之所以这么鲜艳,皆是沾染了动物的鲜血的缘故?”

“不只染了动物的血,还有我自己的血呢。为了捡到这串耳环,我被猛兽咬伤了很多次,喏,看看,我这里还有个疤痕呢。”黛儿脱下手腕上的铃铛。

蓝草果然在那里看到了一条狰狞的伤口,不明白的,还以为小姑娘曾经割、脉自杀未遂呢。

“看到了吧,这就是被老虎抓伤留下来的疤痕,当时皮开肉绽的,我以为我会死。”想起往事,黛儿就心有余悸。

蓝草凝重着脸,“黛儿,如果所说属实,的监护人完全可以控告萧鹰虐待儿童,让他坐牢的。”

黛儿耸耸肩,“姐姐,不认识大头猫,不知道他的背景啦,如果能让大头猫坐牢,殇哥哥和戴爸爸早就这么做了。”

“的意思是,他们不这样做,是因为忌惮萧鹰背后的人物?”

“哼,我也不知道,反正戴爸爸和殇哥哥这么多年,都没有替我报仇杀了大头猫就是了。”

“所以,就自己设计杀了萧鹰?”一道低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黛儿身体一僵,连头也不敢回的往蓝草身边钻去,“姐姐,殇哥哥又来了,好凶的说。”

“别怕,他是的殇哥哥,而不是萧鹰,不会伤害的。”蓝草安抚受惊的小女孩。

夜殇冷着脸扫了屋内一圈,视线最终落在了黛儿手里的耳环上。

他问,“们都谈了些什么?”

“我们谈了黛儿……”

“我们正在谈小姐姐的祖国的事,嘿嘿,小姐姐告诉我,她的祖国有很多好玩的,说有机会带我去看看,殇哥哥,也是在那里工作的,带

我去好吗?”

夜殇不悦,“别转移话题,说说手里的东西是怎么回事?萧鹰的耳环怎么会在的手里?”

“喂,又想质问我大头猫被毒蛇咬伤,是不是我搞的鬼了吧?”黛儿不悦的瞪着夜殇。

“没错!”夜殇语气沉沉。

“好了,现在不是问黛儿的时候,等她想说了,她自然会说的。”蓝草看了看黛儿被他吓得苍白的脸色,忙劝说道。

夜殇低头看她,皱眉,“又被她的花言巧语给骗得心软了吗?”

“不是!”蓝草否认,“黛儿把她为什么会那么害怕萧鹰的原因告诉了我,那是她梦魇般的往事,我听了,觉得就算萧鹰被蛇咬这件事跟黛儿有关,那也是他应该承受的。”

“看来,真的是被黛儿给洗脑了。”夜殇似笑非笑。

蓝草冷哼,“就算是被洗脑我也认了。比起萧鹰残忍的对黛儿做过的那些事,仅让他被毒蛇咬一口,我倒觉得便宜他了呢。”

“哇,小姐姐,我越来越崇拜了,怎么办?”黛儿从身后抱着蓝草的腰,崇拜的把脸埋在她的背上。

蓝草慈爱的拍拍她的小手,“黛儿别怕,姐姐决定了,不管真相是什么,我都站在这一边。”

“姐姐,真是太好了,人家好爱哦。”黛儿又是发出阵阵崇拜声。

她果然预测正确,蓝草真的站在她这边!

不过,黛儿的眼神自始自终不敢正视夜殇,可见她的心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