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自己?”

金蝉轻撩了一下鬓角的长发,长发有些湿漉漉的,映照着天边的火烧云,泛出一些好看的金黄的颜色,饶有兴致的看着杨辰:“什么意思??”

杨辰深呼吸一口,躺在了金蝉身边,往远处看……阳光,沙滩。

杨辰说:“曾经,我,还有我的兄弟姐妹们,都说,等到什么时候退役了,彻底退休了,就去过阳光沙滩一般的生活,到那个时候,天下太平……就来沙滩处喝酒呢……”

“只不过,任务还没有完成,他们都死了……”

“他们向往的美好生活,最终都只能成为一个愿望了,最终,我活下来了,所以,就代替他们来看看……”

“……原来是这样。”

金蝉明白了,意犹未尽的点了点头:“我想……曾经是一个大英雄吧……”

“英雄么……”

“哈哈哈……”

听到金蝉这么说,杨辰哑然失笑。

“我若是英雄,就不会让愿意跟着我的人死的那么惨了。”杨辰摇头,道:“所以我这次来四方岛,参加武道盛会了……我不仅仅是代表我自己,我还代表了华夏武道。”

希希还是钟情厨房

“我们的愿望不仅仅是能够自己过上好生活,还有一个梦想就是让华夏的武道,屹立于世界之巅,不再让人看不起……”

“做到了。”金蝉点头说道。

“但愿可以吧。”

说到这儿,杨辰点头,似乎是不愿意再继续说这个话题。

下一刻,她看向了金蝉,问道:“呢?的梦想是什么?”

“梦想……是什么东西?”

金蝉可爱的眨了眨眼,一双大眼睛,带了一点乌克兰血统的湛蓝色,混血的美感,再加上一点点犹豫和悲伤,竟是一种别样的美感……

她换了个姿势躺下来,胸口的一片景色若隐若现。

金蝉道:“我没有梦想的,出生在洪门这种背景之下,谁都不可以有梦想。”

“那……特别想做的事情呢?”杨辰闲聊问道。

“如果……特别特别想做的事情,就是梦想的话,那么,我想做一个普通人,如果可以选择,千万千万别让我出生在洪门!就让我做一个普通人就好,和普通人一样出生,长大,读书,然后遇上一个属于我的男人,我们结婚,生孩子……过着忙忙碌碌,又碌碌无为的生活这样才好呢……”

“只可惜……”

金蝉摇了摇头,问杨辰:“我之前有学过们华夏的一些知识……”

“我印象特别深刻的一句话,想知道是什么吗?”金蝉扭头盯着杨辰问道。

“什么?”杨辰倒是很感兴趣。

“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

金蝉幽幽说道:“其实,我还有一个姐姐……”

“但是,在洪门动荡,根基不稳的那些年,死掉了……死掉的那年,她刚好二十岁,和我今年一样大……”

“我知道她不想死的……那是我的亲生姐姐,而且,她的死,也并不仅仅是她需要死,只是因为她是洪门的大小姐,所以敌人觉得她该死而已……”

说到这儿,金蝉轻咬红唇:“所以,如果说我有梦想的话,我的梦想就是做一个普通人,再有一个爱我的男人,呵护我,照顾我,关心我,我也会竭尽全力的去照顾他,这就足够了……只可惜,这好像是最奢侈的事情了……”

说到这儿,金蝉居然簌簌的哭了起来……

她的哭泣,是沉默无声的那种,哭的双肩乱抖,晶莹的泪痕挂在脸颊上,被夕阳映成了五彩斑斓的颜色……但是,自始至终,都没有声音……

而此刻……

不知道什么时候。

金蝉感觉到自己的脖颈之处,多了一股温热之感。

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躺在杨辰的怀里了……

那一刻,她浑身上下都像是触电了一样,酥酥麻麻的,说不上来的难受,可,居然还带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安全感,和从未体验过的享受……

事实上,在面对杨辰的时候,这种感觉,已经不止一次了。尽管她认识杨辰的时间根本不长,甚至可以说很短……

杨辰拍了拍金蝉的香肩,笑道:“以后由我来照顾。”

善良的人,杨辰喜欢。

金蝉,恰恰就是这种人。

“真的吗?”金蝉瞪大了眼睛看着杨辰,带了点兴奋,带了点希冀,又多了一丝丝不可思议和惊喜。

“嗯。”

杨辰重重点头:“只要不嫌弃我是个登徒子就行。”

“那怎么会……”

金蝉摇头:“如果,能让我跟着,走到哪儿就带着我去哪儿,我的梦想,就完成了。”

“梦想没这么简单吧?”杨辰无语的摇头。

“不……梦想有时候就这么简单的、”

金蝉说完,抓住杨辰的手:“杨辰大哥,我累了,我们去房间休息吧,好吗?”

不知不觉,夕阳下去了。

沙滩之上,海浪呼啸之间,空气有些越发的凉了。

杨辰点点头:“好,回去吧。”

海景酒店,方方面面的条件都非常舒适。

总统套房,更是一种身体到心领级别的享受。

把金蝉送回房间,杨辰正打算走呢,金蝉却是拉住了杨辰。

一不留神,那红唇,直接贴在了杨辰的脸颊之上……

“杨辰,要了我吧……我……愿意做的女人,成为的女人,一辈子……”

“啊???”

杨辰吓了一跳:“不是……金蝉,这有点儿太突然了吧?还小……别这样……”

“不是说了让我以后都跟着么?”金蝉张开双臂,修长的玉臂狠狠的环住杨辰的腰部,似乎没打算松手。

“我是说过啊,但是……”杨辰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那就足够了不是么??”

金蝉说完,直接松开了自己披在肩头上的浴巾……

杨辰也直接被金蝉这丫头的冲动和火辣给振奋了起来:“这妖精,当真今天晚上是不打算让我走了么……”

“走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刚才咱们都说好了的,难道是骗我的?”

“我倒是没骗……”

杨辰思虑良久……

索性从了。

“好吧……”

“但是,金蝉,最宝贵的东西可只有一次,给了我,这辈子可就……”

“我金蝉,为我自己做的任何决定负责……”金蝉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