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快点啊,磨蹭什么啊?”

见沐天半天没反应,开天战斧不耐烦的催促起沐天来。

“来了!”

沐天应了开天战斧一声,而后大步走了上前,伸手去抓开天战斧。

“起……”

开始,沐天只是用了极限功力,并没有使用紫星神力。

沐天试了三次,结果都是一样,开天战斧没有半点反应,纹丝不动。

“再来!”

接着,沐天运起紫星神力,再次用力去拿开天战斧。

“啊……”

沐天一声呐喊,再次抓住开天战斧,用力举起。

可结果还是一样,开天战斧纹丝不动,仿佛根深蒂固了一般。

妙龄少女火车车厢清纯美拍图片

“啊……我就不信了,我会拿不动开天战斧。”

沐天再次暴涨气势,双手去抓开天战斧,试图撼动开天战斧。

然而结果并不理想,开天战斧还是没一点动静,稳如泰山。

再尝试了几次后,沐天放弃了,一屁股坐在地上,累的气喘吁吁。

“嗡…”

见沐天放弃,开天战斧再给化成人形,与沐天站在一块。

“小子,不是本神不帮,是自己拿不动开天战斧,那就没办法了。”

“前辈,我想我拿不起开天战斧的原因,应该是没有认主的关系。”

开天战斧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制造而成,重的无法估量,在没有认主之前,拿不动也是很正常的。

可如果认主了,那结果肯定完全不一样,定然可以轻轻松松抓起开天战斧。

“呵呵,小子,本神早就说过,普天之下,只有盘古大神才配做本神的主人,所以还是别想了。”

“还有,没有认主也不一定就拿不起,盘古大神可是一直没与本神认主,还不是一样可以?”

开天战斧笑了笑,回道。

“大神,晚辈怎么能跟盘古大神相比呢?”

“盘古大神可是宇宙师祖,他不用认主可以,我不行啊。”

沐天撇了开天战斧一眼,说道。

“那是的事,关本神什么事?认主免谈,谁都不行。”

“大神,就帮帮忙行吗?我不是一定要认主,只是不认主我拿不起开天战斧……”

“不行,免谈!”

“大神,要不这样,先认主于我,等我劈开神界之门后,再解除认主,看行吗?”

“不行就是不行,这件事没得商量,要有本事自己拿起本神,随时可以来,就这样了。”

开天战斧说完,摇身一变,再次变会开天战斧,悬浮在七层大厅中央。

“太难了,我该如何才能拿起开天战斧呢?”

回头看着悬浮在自己身后的开天战斧,沐天叹息一声,束手无策。

沐天的力量就这么强,紫星神力都用上了,还拿不起开天战斧,那也就真的没辙了。

除非沐天的实力能更进一步,不然怎么尝试结果可能都会一样。

甚至沐天有种很强的预感,就算自己实力提升到了仙尊后期,一样拿不起开天战斧。

“算了,先去研究一下再说。”

再次看了一眼开天战斧,沐天走出七层,然后大喊,“七玄,出来!”

“嗡……”

七玄立马现身,出现在沐天跟前。

“七玄,我上到第七层了,也见到了七层开天战斧,只是我拿不动它,有没有什么办法?”

七玄是七彩玄天戒器灵,他肯定更清楚开天战斧的特性。

“主人,没滴血认主开天战斧?”

七玄询问沐天。

“我倒是想,但开天战斧不认主啊,我能有什么办法?”

沐天摊手回道。

“没认主开天战斧,主人当然没办法拿动开天战斧了,开天战斧可是宇宙先天玄铁经过亿亿万年自然形成的,一指甲盖点就有数万斤重!”

“开天战斧如此巨大,仔细想想了,它该有多重,谁拿的起?”

七玄白了沐天一眼,说道。

“什么?原来开天战斧那么重,难怪是拿不动,擦!”

“那当然了,普天之下,怕是没有人可以拿的动开天战斧,唯有上古大神盘古,才有此等神力。”

“那的意思是,我要拿起开天战斧,必须要先让开天战斧认主?”

“对,必须要先认主,不然根本不可能拿的起,更别说用开天战斧斩开神界之门了。”

“可是开天战斧不乐意,我有什么办法啊,我能强行认主吗?”

“可以试试,这个我就不好说了,毕竟开天战斧可是上古神器,强来不知道行不行得通。”

“哎!太难了,行了回去吧,我我一个人再好好静静!”

只有让开天战斧一条路可走,这可就难办了。

沐天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办法能够让开天战斧乖乖认主。

开天战斧十分高傲,根本看不上沐天。

在他的眼里,只有盘古,其他人不屑一顾。

要让开天战斧认主自己,沐天感觉很悬很难。

“要不…强行来?”

沐天寻思着,是不是直接动强的?

“不行,上古神器,不是我所能对付得了的存在!”

很快,沐天又否定自己,不认为自己可以用强,奈何得了开天战斧。

“算了,不管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足足沉思了几个时辰,沐天还是束手无策,于是起身,再次进入七层。

“大神,您就帮我吧,先认主我,等斩开神界之门,我们再解除认主,行吗?算我求了?”

来到开天战斧跟前,沐天用哀求的语气对着开天战斧说道。

“不行,认主之事休要再提,否则立马滚蛋,别出现在本神面前。”

开天战斧态度很强硬,坚决不会认主沐天,没有半点商量余地。

“大神,求了,我给磕头,行吗?”

“再废话,立马滚蛋!”

“好好好,大神别生气,我不提这事还不成吗?”

言罢。

沐天运起功力,一把抓住开天战斧手柄,用尽全力。

开天战斧纹丝不动,不管沐天用多大的劲,都是徒劳无功。

“嘿嘿,玩阴的了!”

就在沐天百般无奈之时,阴阴一笑,用力一抓战斧手柄,弄破手皮,并痛叫一声松开开天战斧。

几颗嫣红的血液飞溅而起,不偏不倚,刚好滴到了开天战斧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