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林岩这位“总工程师”一下令,旁边立即就有人开始执行他的命令,大声喊道:

“准备工作完成,先输入五分之一功耗!!!”

很快的,大量的强劲电能就开始注入了过来,看起来“门捷列夫”转换器没有丝毫压力,很轻松的工作着,甚至整个实验室里都非常安静,只有轻微而韵律的嗡嗡声。

方林岩这时候在旁边按了几下输入密码,然后进入到了旁边的封闭室当中。

可以见到,这里面可以说是空荡荡的,只有一个看起来就像是半透明密封箱的东西悬挂在半空当中,上面有一根光芒形成的圆锥体正在缓慢的闪耀着。

渐渐的,从上面就有一点淡红色的液体掉落了下来,泛着一些金属状的光泽。

很快的,这液体掉落的速度就开始变得频繁,很快就在箱底积累到了薄薄的一层。

方林岩伸手去摸了摸,发觉手指头碰触到了这上面以后,居然没有任何感觉,简直就和触碰空气没有两样。

所以他欣慰的笑了,没有感觉就是正确的感觉,能量块里面积蓄的能量是以一种看似液体/固态,其实是虚无的形式存在着。

甚至看到的粉红色也不真实,这是因为人类的视觉器官太原始的缘故——–是的,这是用户手册上的原话。

人类的眼睛说到底只能识别出红绿蓝三原色,所谓的缤纷色彩,全部都是这三种基色搭配出来的。

但是,实际上这世界上的颜色远不止于此,比如最典型的雀尾螳螂虾,这家伙拥有独特的能够察觉圆偏振光的能力,所以能看到紫外线和红外线,甚至能识别的原色高达十六种。

齐刘海运动服女生可爱俏皮生活照

所以,能量块的真实颜色,绝对不是看起来很卡哇伊的粉色。

见到转换过程正常,方林岩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走了出去,很干脆的下令道:

“告诉那边的电站,一切正常,全功率输出。”

此时其余的工程师立即拨通了电话,方林岩守在了这边,看着运转一切正常之后,就进了旁边的工作间,然后开始专注的制作另外一件核心零件来。

他在心中默默的计算了一下,自己需要十个小时的功夫就能制造出一个相关的核心部件,那么自己从黄金主线任务那边进来的话,这边的工厂就能进入批量生产能量块的流程了,至少能有十台转换机可以同时运作,每天产出的能量块不下一百个!

而一个能量块哪怕是出售给空间,也是8000通用点!

一念及此,方林岩只觉得眼前金光闪闪,发家致富就在眼前。

可是,就在他的刻刀准备对准下方的零件粗胚落下的时候,却发觉这一刀居然落不下去了!有一股无形而坚决的力量托住了刀刃。

不仅如此,方林岩的眼前获得了提示:

“契约者zb419号,你目前制造的p-bn核心零件的加工创意,加工图纸均是来自于冒险世界当中。”

“此零件的科技含量并非当前世界能够拥有的,所以将会受到时空法则的保护,p-bn核心零件将会具备个人唯一属性,你将只能拥有唯一的p-bn核心零件。”

看到了这提示以后,方林岩顿时就呆住了,这一瞬间,那些美好的幻象就像是阳光下的肥皂泡一样,统统的破灭了。

什么发家致富,什么金光闪闪,什么一夜七次,回想起来完全就像是一场褪色的梦。

长叹一声,方林岩很快的就恢复了理智,然后将面前的东西统统收拾了起来。

不过想一想也正常,方林岩自身只具备手工制造p-bn核心零件的能力,可是这零件的设计原理,他却是一窍不通,完全通过月黑之时灌注进自己脑子的。

这提示的意思很明确,你只懂制造,不懂设计,所以要干涉你的行为。

如果你能设计加工一条龙,那么随便你咋整。

这么往深处一想,被限制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接下来方林岩就静下心来,安心观察能量块的生产状况,发觉当其充能完毕之后,被加工好的能量块就会主动从上面的模具当中滑落出来,然后积累下一块。

这种感觉就像是水在盒子里面结冰了以后,自动成型,然后无需任何加工就自动滑出盒子一样。

这时候,方林岩计算了一下时间,顿时眼前一亮,这个速度挺不错的啊!

现在才53分钟,就直接弄出来了一个能量块!并且前十几分钟的时候,还是以五分之一的功率运作的!

如果一直都功率全开的话,四十分钟就能制造一块,四百分钟(6.6小时)就能制造十块,omg,六十个小时就是一百块了!

“…..人生巅峰……金光闪闪……发财致富!”

方林岩的眼前,忍不住又开始出现了类似的关键词。

但是他立即摇摇头,因为现在他已经意识到,空间并不是慈善家,一定不会留下这么大的空子给自己钻的。

果然,没过十分钟,就听到前面值班的工程师叫了出来:

“嗨!boss,我想你必须过来看看,我觉得这个问题我处理不了。”

方林岩正在闭目养神,听了以后顿时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去,然后就见到上面的显示屏上赫然出现了提示:

“本机器已经持续运作了一小时,即将进入过载状态,请在十分钟内停机,然后按下旁边蓝色按钮进行系统维护。”

见到了这提示,方林岩长叹一声,终于明白了世风不古,人心险恶……只能默默的按下了停机键,接着按照要求进行了系统维护。

在收集到了三个能量块之后,方林岩发觉里面大概是因为加工机器的不同,制造出来的能量块的纯度并不一样。

最少的一个能量块里面只有1.2单位的通量粒子β能聚合物,不过最多的一个能量块里面,却有1.8单位的通量粒子β能聚合物。

此时他也算是将这转换器的规律吃透了,便做了甩手掌柜直接将这里交给女神派来的手下了。

伊夫琳娜派遣来的这十来人虽然不懂机械,却是不折不扣的狂信徒,有他们在的话,除非是将其全部杀干净然后读取其灵魂,否则的话,别人是不要想获得其中半点秘密的。

这时候方林岩将事情忙完以后,便直接倒头就睡,却忘了基沙斯诅咒这件事……

结果刚睡着就梦到自己回到了进入空间之前的日子,晚期肺癌后期疯狂转移,几乎是心肝脾肺肾外加皋丸全部长满,让人生不如死,痛不欲生,瘫倒在街头大声哀嚎,可是这样还被乞丐欺负恶人骚扰。

这样的梦做起来当然不能让人感觉到愉快,方林岩只睡了两个小时,就直接被噩梦惊醒!

大口喘息了几声之后,发觉噩梦当中的遭遇历历在目,十分清晰,脊背上的冷汗都涔涔而下,甚至连被单都打湿了。

不仅如此,方林岩还有一种强烈的预感,那就是自己此时再躺下去睡觉的话,一定会做相同的噩梦,甚至搞不好会接着之前的情节继续做!

在这种情况下,方林岩肯定是很不爽的,先打了个电话过去询问一下能量块那边没有问题以后,便直接去找了大祭司特利托歌尼娅。

方林岩的睡觉是昼夜颠倒,困了就睡的,因此他去找大祭司的时候,发觉她正在女神的神像下面带领着信徒做祷告。

女神的圣像庄严恢弘,配合上周围祭司们的吟唱祷告声,很容易就让信徒进入到那种圣洁迷失忘我的境界当中。

尤其是在祷告高潮的时候,空中更是出现了蒙蒙光雨从天而降,没入信徒的身躯,这就是女神的赐福和洗礼,对信徒的身体和心灵都很有好处,有不少信徒甚至在这时候都泪流满面,不停磕头。

祷告仪式接着进行了十来分钟,然后就结束了,一干信徒大部分依然跪拜在下方,嘴里念念有辞,久久不愿离去。

这时候,一名侍女已经对准了方林岩走了过来,然后低声道:

“骑士长大人,大祭司在旁边等您。”

方林岩点点头,在侍女的带领下来到了旁边的会客室,然后很快就见到了大祭司走了进来微笑道:

“听说你那边的工厂已经正式运作了?这可真是个好消息。”

方林岩点点头,然后皱着眉头道:

“我遇到了一个麻烦,之前没有将其当成一回事,现在看起来还是有些令人头疼的,所以来看看女神这边有没有什么办法。”

特利托歌尼娅微笑道:

“女神无所不能,你说说看。”

方林岩道:

“你知道的,我拥有穿梭位面的能力,前不久在另外的一个位面当中,我遇到了一群巨人——-是的,就是类似于提丰的子嗣那种怪物,其中的一个佼佼者在被我干掉之前对我施展了一个诅咒。”

“最初的时候,这个诅咒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但现在看起来它还是给我带来了一些麻烦。”

大祭司温柔的道:

“诅咒这东西很早之前我就接触过,你不能掉以轻心,有很多神灵都死于诅咒上,比如你之前想要复生的阿多尼斯就死于狩猎女神的诅咒,又比如雅辛托斯则是死于西风之神的诅咒。”

“但诅咒令人觉得麻烦的前提是,它往往是在令人不知情的方式下发作的,如果在诅咒发作前受术者已经知道自己被暗算了,那么要破解起来就很简单了。”

“就像是雅辛托斯,如果他知道自己被诅咒了,及时告诉阿波罗,阿波罗能在几个呼吸内就祛除掉他身上的诅咒。”

听到了大祭司的话,方林岩松了一口气道:

“看起来我的运气还不太坏,我这个诅咒,是让我在睡眠的时候一定会做噩梦,梦到那些让人抓狂的事情——-我刚刚就体验了一下,真该死,整个人的心情都变糟糕了,甚至开始对睡眠本能的抗拒了起来。”

大祭司点了点头道:

“原来是这类诅咒,我知道了,之前我们也解决过类似的诅咒,并不算什么大问题。”

说完了以后,大祭司轻轻弹动了一下旁边的金色铃铛,很快的就有两名女祭司走了进来,躬身行礼听候大祭司的吩咐。

大祭司对她们低声吩咐了几句,方林岩不是山羊,也没听懂大祭司说的话,应该是古希伯来的语言,这两名女祭司就再次走了出去,看样子是要准备什么东西。

接下来大祭司便对着方林岩展颜一笑道:

“你应该很久没有休息了,那么现在就在这里睡一觉吧。”

方林岩本来就没睡够,此时也感觉到了疲惫,便顺势靠在了旁边的沙发上闭上眼睛想要入睡。

结果不知道为什么,一闭上眼睛之后,脑子里面就仿佛回放似的,之前噩梦里面片段不停的在眼前闪现,隔了好几分钟之后便很干脆的坐了起来,很有些烦躁的道:

“抱歉,我做不到,该死的,我闭上眼睛之后就发觉平静不下来,脑子里面全部都是噩梦的片段。”

大祭司听了之后,微微点头,然后温柔的道:

“嗯,我知道了。”

然后大祭司就走到了他的身边坐了下来,将方林岩的头抬了起来,然后毫无顾忌的枕在了自己丰腴的大腿上,然后伸出纤长的手指轻轻按摩着他头部的穴位,对着他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道:

“你现在闭上眼睛放心睡吧,我在你的身边,一切都没问题的。”

方林岩这时候就觉得头部下方传来的感觉相当舒服,温软非常,并且鼻中闻到的还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好闻味道,那是一种被体温加热过的芬芳,混合了荷尔蒙和香味的甜美气息。

在这种情况下,他闭上眼睛之后也没有觉察到任何的干扰,有的只是疲乏和平静,所以接下来很快就进入了梦乡,甚至发出了均匀的鼾声。

与方林岩的舒适惬意不同,将他半搂在怀里的大祭司特利托歌尼娅却皱着眉头,显得有些痛苦和吃力的样子,不过眼中闪耀的,却是一种猎人在寻找猎物足迹的兴奋光芒。

这时候,两名女祭司走了进来,手中端着两个看起来很普通的托盘。

其中的一个托盘里面放着一面镜子,另外一个镜子里面则是放着一根针。

这根针并非像是缝衣针那样,而是一个制作精美的金属筒,将之慢慢旋转的话,尖锐的针头才从前端伸出来。

金属筒也是用黄金打造的,上面有着繁复美丽的花纹,看起来是公元五世纪时流行的水草文与波浪纹的结合体,金属筒的把手是两条绞缠在一起的黄金小蛇,鳞,眼俱全,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女祭司来到了特利托歌尼娅的面前,其中一人想要拿起旁边那面镜子,这时候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这面只有巴掌大小的镜子居然拿不起来,仿佛承载着惊人的重量。

大祭司看了她一眼,淡淡的道:

“这面镜子还不是你现在能使用的,今天是爱弥儿在值守吧?叫她来。”

这名女祭司急忙惶恐道:

“好的。”

很快的,爱弥儿就走了进来,她是一个具有亚麻发色的女人,嘴唇偏厚,并且五官看起来也是线条颇为硬朗,因此并不是算是什么美人,但是她的身上,却有非常强的亲和力。

你见到了她以后,就会不由自主想起和蔼可亲的邻家大姐姐,对你温柔微笑的售货员,还有亲切问好的学姐……她不具备让你眼前一亮的惊艳,却是在平凡生活当中能让你随时随地都感觉舒服的那种类型的女人。

她走了进来以后,看了大祭司特利托歌尼娅一眼,然后目光就停留在了那面镜子上面,眼中顿时露出了一丝追忆之色:

“真实之镜,丘比特之针……..我已经差不多有两千年的时间没有见到它了,怎么回事,我们的骑士长大人遇到麻烦了?”

大祭司点点头道:

“是诅咒,我从未见过的类型。”

“对方给我的感觉是非常野蛮,原始,血腥,疯狂!属于那种原始崇拜的邪神,根本没有任何沟通的可能。”

紧接着大祭司又补充道:

“最麻烦的,还是这诅咒并不致命,而是着眼于折磨。”

爱弥儿道:

“好的,我知道了。”

说完了之后,她就将双手按在了那面“真实之镜”上,不过仔细看就能发觉,其双手距离镜面还有差不多两三厘米的距离。

隔了一会儿,爱弥儿缓缓的抬起手,顿时就发觉那面“真实之镜”也随着她的双手被抬了起来。

拿起真实之镜的先决条件,就是双手不能触碰到镜子,这是不是很神奇?

这样的要求,听起来就和“妹子嘴上说深爱你,但你就是不能脱她裤裤”一样不靠谱。

这也是真实之镜无法被之前的两名女祭司使用的真相,她们虽然足够虔诚,可是实力和经验尚且欠缺。

随着真实之镜的位置调节,方林岩和大祭司的身影出现在了镜面上。

顿时,整个房间里面都出现了一阵血红色的雾气,同时空气里面也传来了恶毒的窃窃私语声,听起来就令人觉得很不舒服。不仅如此,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道也是随之弥散了开来。

***

和大家说两个事情,

第一,春节不断更,但是我爸手术刚做完,外加春节事儿多,更新量可能会少一些,应该是写多少发多少,嗯嗯,给大家道歉一个先,再拜个年!新春快乐,财源滚滚。

第二,最近我淘到一本书,自己都在追,觉得写得很符合我的胃口,叫海兰萨领主,作者更新很慢,和我也素不相识,但描写细腻,风格我是真喜欢。

大概内容我想想,一个在神庙神殿离奇关闭的世界里面混日子的圣骑士的故事。

优点是代入感强,缺点是小众,更新慢。

以上。

爱你们的小卷。

当然,如果有月票就更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