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正要开口说话,沈行书暗示般拿胳膊肘捅了捅她,低声道:“阿绝找个媳妇,不容易……”

沈夫人满脸复杂。

她悄悄望了眼沈议绝。

长子面色如常,目光只专注于殷家姑娘。

她不禁想起刚从洛阳回来时,阿绝跪在祠堂里,对她说过的话:

——阿娘,我这辈子,效忠姑母,效忠沈家。我无欲无求,长这么大唯一想要的,不过是寒烟凉一人。

——儿子爱她。

——阿娘若不允许我求娶她,我后半生,宁肯青灯古佛,也绝不亲近其他女子。阿娘忍心儿子余生孤苦?

那么倔强冷硬的长子啊,竟然肯为了一个姑娘长跪不起。

那时她就知道,她的长子,这辈子恐怕都要栽在这姑娘头上了。

沈夫人闭了闭眼,只能勉强按捺住不高兴。

寒烟凉捡起地上的匕首。

洁白无瑕少女唯美脸部特写高清图片

手上有了刀,又对魏楚楚发泄了一番,她心里终于踏实了。

她潇洒地耍着匕首,悠然地转过身。

她威风地环顾众人,嗓音带笑:“沈将军固然很好,可我却无意当沈家的新妇。”

沈议绝蹙眉:“晓晓……”

寒烟凉嫣然一笑:“沈将军,抱歉!”

她转向其他沈家人,略一屈膝,正要告辞,却听见“噌噌噌”地拔刀声。

沈家尚武。

此时此刻,雅座里的几十个人,无论男女老幼竟然都手握刀剑。

沈家阿叔吹胡子瞪眼:“连饭都不吃,走什么走?!这便是殷家小辈的规矩?!”

“不错!殷家莫非是不把我沈家放在眼里?!”

“殷家丫头,我欣赏你的豪爽,但你最好赶紧坐下。便是婚事谈不成,你也得跟长辈们规规矩矩地吃完这顿饭,再走!这是礼貌!”

寒烟凉:“……”

柳叶眉挑得老高。

她看了看他们手里的刀剑,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小匕首。

动起手来,她仿佛很没有胜算的样子呀。

她瞅向南宝衣。

南宝衣小小声:“寒老板,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寒烟凉深深呼吸。

她默默放下小匕首,换上一副温柔的表情,柔声道:“瞧诸位长辈说的,晚辈并不打算告辞离去的……沈将军青年才俊,乃是女子的良配呢,呵呵。”

沈家人缓和了脸色,刀剑同时入鞘。

寒烟凉悄悄擦了把额头冷汗。

跟沈家人吃饭,压力真是很大啊。

用罢午膳。

沈家提前请来了长安城里最好的戏班子和杂耍团,沈家人包围了寒烟凉,与她一起坐在看台上欣赏戏目。

南宝衣悠闲地站在高楼围栏上,欣赏着寒老板汗流浃背的模样。

正看得高兴,却听见背后传来一声“南司徒”。搜读

她回眸。

来人剑眉星目、面容端方,乃是沈议绝的父亲,沈皇后的亲哥哥,朝廷太宰——沈行书。

她行了一礼:“沈大人。”

沈行书态度冷淡:“你常常在宫中行走,和皇后娘娘关系很好。身为人臣,你应当经常劝谏她,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

南宝衣眯了眯眼。

总觉得,沈太宰并不支持沈皇后称帝。

她婉转试探:“世家之上的存在,沈家不想尝试吗?”

世家之上,便是皇族。

沈行书眼神冷淡:“高处不胜寒的道理,南司徒不明白吗?”

南宝衣轻笑:“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高处是否胜寒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高处的风景,定然很美。”

沈行书慢慢盘着掌心的两枚核桃果。

过了半晌,他才道:“我沈家四世三公,位极人臣,乃是冠冕之族,不求更进一步,只求百年安稳。她的欲望,与沈家的前程无关。沈家,绝不会赌上族,去支持她的野心。”

南宝衣沉默。

沈皇后看似操纵整个朝堂,但谁能料到,她的族人,其实根本就不愿意支持她?

可是沈家,明明就从沈皇后手里谋取了不少好处。

南宝衣从果盘里拣起一颗盐水花生,一边剥开,一边问道:“这些天以来,我常常待在坤宁宫,陪伴皇后娘娘左右,却从未见过沈大人入宫问候。想来,沈大人和皇后娘娘的兄妹关系并不好。”

沈行书冷笑:“我那个妹妹,自幼争强好胜,但凡正常点的人,都无法和她好好相处。”

“愿闻其详。”

沈行书凭栏而立:“父亲膝下,只有我和妹妹两个孩子。我幼时体弱,父亲遗憾不能教我习武,便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妹妹头上。妹妹本就有天赋,兵法也好,武功也罢,都进步神速。

“妹妹孺慕父亲,父女关系十分和睦。可是妹妹十岁那年,我突然病愈,也能够习武了。因为我是沈家的下一任家主,所以父亲立刻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我身上。于是,妹妹被冷落了。

“许是出于嫉妒,她不服气,她想证明她比我强,她想证明,她才是父亲应该宠爱的那个。她昼夜不懈地努力,她甚至在十二岁那年,就创立了金吾卫。

“可是,父亲始终认为,她是女子,女子,或许年少时比少年聪明早熟,但是等少年们长大,轻而易举就会超过她们。女子,无论多么天赋惊人,等她们将来长大,终究还是要回归相夫教子的生活。

“父亲认为,一个女子最大的成就,不是高官厚禄,也不是富可敌国,而是为夫君孕育子嗣,为夫君打理后院。”

“在父亲的偏见之下,妹妹想证明自己的渴望与日俱增。她越来越喜爱权势,越来越逃避赐婚,也越来越憎恨这个充满偏见的人世间。

“明明是皇后,却偏偏要以女子之身插手朝堂……”

沈行书笑了一声。

却不知是讥讽,还是无奈,又或者是一点点钦佩。

临近黄昏,微风和煦。

南宝衣勾起一缕鬓角碎发。

她从不知道,原来沈皇后还有这样的过往。

怪不得她总想提拔女子为官,怪不得她总想尽可能多的建立一些女子书院……

花生米的味道充斥在齿颊间,透着几分新鲜的甘香。

沈行书道:“劝劝她吧,到底兄妹一场,我也不愿眼睁睁看她万劫不复,甚至拖累沈家。”

南宝衣眉眼如描,小脸沉静:“那,若是有朝一日,皇后娘娘触动众怒、地位不保,沈大人会护着她吗?”

“不会。”

沈行书回答得干脆,转身离开了高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