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间,整个房间内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起来,晚灵,辰月,落秋大气都不敢喘。他们隐约觉得,也许有什么事情,在悄然发生着改变。而他们,正在见证这一切。

萧世宁松开了楚怀风的手,紧抿着嘴角,幽深的眼中似乎在酝酿着什么风暴,转瞬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会让你永远留在我身边的。”萧世宁说完这句话后,便站了起来,连饭也不吃了,带着辰月阔步离开了景院。

晚灵走到了楚怀风的身边,疑惑道:“小姐,这个九王什么意思?”

楚怀风唇线微微勾了勾,夹起了桌子上的一片菜叶子,“晚灵,你知道,烂泥是怎么扶上墙的吗?”

晚灵摇了摇头,“烂泥怎么能扶上墙。”

楚怀风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但很快,笑意便收了起来,悠悠的叹息了一声,“也不知道,我这样做,究竟是对还是错。我怕,终有一天,我会后悔我如今的决定。”

晚灵虽然不知道楚坏风在担忧什么,但是少主想做什么,她是很清楚的。不禁也看了眼萧世宁离去的方向,但愿,这个九王爷,不要是第二个秦隽。否则,她一定会亲手杀了他。

“王爷。”守在书房的顺子忙恭声道。

萧世宁直接阔步走了进去,在椅子上坐了下来,静默的半晌不说话。书房的灯光有些昏暗,烛火忽明忽灭的摇曳了起来,萧世宁整个人都笼在了一层黑色的阴影里。

辰月和顺子相视了一眼,眼中同时出现了一丝困惑。

过了约莫半个时辰,萧世宁终于哑着嗓音低声的说了句,“顺子,那张地图呢?”

性感毛衣美女

顺子忙不迭的将放置好的地图拿了出来,放在萧世宁的面前。“王爷,这儿呢。”顺子心下一阵放松,幸好他听了辰月的话。

萧世宁将那张地图铺展开来,认真的看着那画满了整张纸的天下疆域图,那双幽深的眼底似乎突然之间燃起了一簇火苗,燃烧着那最黑暗最幽冷的地方。

“顺子,把近来底下官员上报上来的折子送到我书房来。”

“是啊?”顺子习惯性的应声,但回答之后才反应过来,有些吃惊的看着自家王爷。虽然,王爷的确管理着北齐几个城池事务,但一直以来就跟幌子差不多,王爷从来不会看底下官员送上来的折子。

“怎么?”萧世宁沉了沉眸子。

“没!奴才这就去。”顺子飞也似的赶紧跑出了书房。

辰月微微抬头,看着脸上一派认真的萧世宁,心中隐隐也升起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复杂。

“辰月。”

“属下在。”辰月立刻回过神来。

萧世宁斜躺在椅子上,眯着眼睛,幽幽的说道:“你说,是不是本王只有成为这天下的主人,她才能一直留在本王的身边呢”

辰月皱了皱眉,心下千思百转,“这”

摇曳的烛火下,那姣好俊美的侧颜溢着一丝孩子般的落寞和孤寂,辰月心下不由轻轻叹了一口气,不知如何作答。

而直到很多年后,眼前的男人以天下为聘,赠与那个女人时。辰月才真正明白,原来所有的一切,从这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

北齐朝廷。

“诸位爱卿,朕几日前收到凤翔国国君来信。”萧靳居高临下的说道。

而朝臣一听到凤翔国,底下纷纷交头接耳了起来。

萧靳继续说道:“凤翔国君提议,如今正值太平盛世,各国之间理应促进文化交流。而北齐泱泱大国,素来为各国之典范,希望能够有机会派使臣来访北齐,一睹我朝风采。”顿了顿,“诸位爱卿怎么看?”

护国大将军李恩光出列,“启禀皇上,据下官所知,凤翔国君野心勃勃,在一个月前,已经收服了周边两个小国部族。此番来访,恐怕另有深意。”

站在护国大将军后面的官员们纷纷点头称是。

而位于左边的左复左大丞相,则是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在原地。丞相党的官员们见丞相不说话,也都缄默不言。

萧靳看向了左复,点名道:“左爱卿,你有何见解?”

左复这才慢悠悠的出列,哪知一出来,就遭遇了李将军的一眼冷瞪。

左复面不改色的躬身,说道:“回皇上,臣以为,凤翔国君所说也有道理,与他国之间多做交流,必定是利大于弊。但是如今各国之间虽看似平静,可虎狼之心人皆有之,臣同意李将军所言,凤翔国君此次来访,恐怕是为了一探我朝虚实。”

李恩光有些意外,这奸臣什么时候竟然跟他站在一个一条线上了。平日里不是老跟自己作对吗?

而左复一说完,“丞相党”们便立马附和了起来。

“是啊,丞相说的极是。”

正义的“李将军党”纷纷不甘示弱。

“将军所言更有道理。”

“是啊是啊”

萧靳看了眼左复,又看了看李恩光,眼里隐去一道暗芒,笑道:“二位卿家难得意见相同。既然如此,那便着手准备凤翔使臣”

“报”

萧靳话还没说完,便大殿门口送进来一份急报。

宦官立马将急报呈了上去。

底下文武百官纷纷好奇的看着皇帝手中的信纸,不禁猜测到底是什么事情。

看完信纸后,萧靳突然冷笑出声,在文武百官身上扫了一眼,“诸位爱卿,开始着手准备,凤翔国,夏国,大梁国三国使臣来访。”

左复和李恩光难得默契的相视了一眼,旋即百官齐声道:“谨遵圣令。”

九王府。

第二天,王府中传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震惊的消息王爷宣布,从今往后,九王府所有事宜,皆由王妃掌管。

而楚怀风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才从修炼中醒来。

经过这段时间的调养,她的选冰诀已经修炼到了第二重,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只是,等她修炼到了第五重,便遭遇一个瓶颈。选冰诀是逆行经脉的心法,所以跟普通的内功心法不一样。修炼到一半的时候,身的筋脉会再次进行逆转,也可以说是第二次脱胎换骨。